答:

     1.陕西宝鸡有发掘的“古庾巅国”的古墓,出土了大量文物,新疆有于田县,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有佛教文献关于“于阗国”的记载,唐朝有发给“于滇国”迎接玄藏法师的赦令.丝绸之路上有玉(庾)门关。庾巅国应该由宝鸡立国,沿丝绸之路是其管辖范围,最终没落到了县级的新疆的于田县“庾巅县”。

    2.《周金文存·补遗》中有《南宫史叔鼎》,铭文曰:“吴(虞)王姬作南宫史叔食人鼎”。依西周青铜器铭文的称谓惯例推之,此鼎当为妻子为丈夫所作之器,即吴(虞)王姬应系南宫史叔之妻,而且其系姬姓之女。若上述推测不误,既然南宫史叔之妻为姬姓,那么南宫家族则极可能为非姬姓。

    3.从敦煌莫高窟的辉煌到古庾巅国出土文物的殷实,足以显示其国力的强势地位,从丝绸之路的第一站宝鸡立国到至今还保留有新疆的于田县(庾巅县)足以看出其疆域有多大。

    4.新华字典关于“庾”字的解释是:①姓氏,②露天的粮仓,在这里想给出第N种解释的话,那就是③④⑤⑥⑦⑧⑨;③庾事,注(古代凡从事粮油收购、储运、加工、销售行业的通称为庾事。④官职:西周粮油官“庾巅”。⑤国名:西周朝庭直属诸候国,粮油官庾巅的封国“庾巅国”在今陕西宝鸡市。⑥品名:精选精制的粮油成品称为“天庾正贡”。⑦山名:秦岭南垂有小庾岭,江西境内有大庾岭。⑧地名:江西大庾县依大庾岭而就,昔年南雄镇左有庾巅.右有油山.汕水由中经过。长江南面,洞庭湖北面有万庾镇。⑨古楼名:在湖北的鄂州有座1700多年的赏月楼,叫庾楼。

    5.佛教把“燃灯古佛”(南宫古佛)定为万佛之佛是有道理的,人人都要吃庾巅官的“周粟”嘛,据《大唐西域记》叙述:在玄藏法师未决定回国之前,多次梦见前三世师祖‘燃灯古佛’文殊菩萨托梦给他,使玄藏法师坚定了归国之心;

    7.有人说:天底下的榨坊都挂上了“南宫适姑父”的庾巅官的“庾”字,你看丐帮的帮民是不会到粮油作坊讨米的,那是因为“南灯古佛”把自己烧火用的棍子送给其原始帮主“乞丐”做打狗棍使用的,因此丐帮欠了榨坊祖师爷“燃灯古佛”永世的人情。
    6.《逸周书·克殷》在叙述周武王伐纣获胜之后曰:“乃命南宫适,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佚迁九鼎.三巫.”,看来西周立国后南宫适就管钱管粮了。

    7.民以食为天,谷受庾成米,“让东海之滨,遂餐周粟"  ,周粟(细米。白面。食用油),周粟(3100年历史),这是我们伟大的祖先在3100年前为人类所做的贡献.“周粟”,这两个字的组合代表着怎样的涵义呢?这是我们所要寻觅的踪迹吗,这是"天庾正贡"的稚形吗?
    8.目前,见证于青铜器铭文与文献记载,有很多,如《大盂鼎》、《小盂鼎》、《南宫口簋》、《井姬盂鼎》、《中方鼎》、《柞伯鼎》、《南姬鬲》等等都能把庾与南宫适联系在一起,不知为什么就给误译了,特别是“庾季鼎”更不应该误译为“庚季鼎”。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有佛教文献有关于“于滇国”的记载,(佛教是以口口相传而记事的);唐朝有发给“于阗国”庾巅国迎接玄藏法师的赦令。

   9.《南宫口簋》出现在第二代庾伯夫人井姬墓中,是很正常的,因为第二代庾伯继承了南宫适的官位,那么就应该有第一代庾伯的遗产,而第二代庾伯先于井姬亡故,其标志性遗物当然应该在儿媳井姬墓中。

   10.《国语·晋语四》记载胥臣在对答晋文公的提问时说:文王曾“询于八虞,咨于二虢,度于闳夭而谋取于南宫”,韦注曰“南宫,南宫适”。

    11.公元前1133年的农历8月22日,在山东的济阳诞生了一位流传千古的人物,那就是一代将星和粮道始祖,西周大将、南宫适将军,其服务于周文王、周武王时期;到了和平时期;受周武王“茅土之差”的南宫适将军;首任西周时期的粮油官“庾巅”职,也就是被后世粮道中人、尊为始祖的和被佛界尊为“万佛之佛”的“南宫古佛”;因我国地域广阔,及发音的差异,被尊为“南灯古佛”,“南东古佛”“燃灯古佛”的;其实就应该是周武王及其一百兄弟的南宫适姑父。(其陪葬的车马坑“荣誉”规格是“天子驾六”、是享有荣誉“天子”的资质)。此“南宫”与“燃灯”的音差,类似于江陵考古发现的越王“鸠浅剑”既越王“勾践剑”。

    12.庾信《哀江南赋》“况乃少微真人,天山逸民”,“天山逸民”我知道就是在天山南边过着安逸日子,就是“少微真人”能不能与祖师爷“真武”挂上挡。以南宫适之才能得到当朝后人老子李耳崇拜吗?老子李耳与孔子的会面,在其以后的著作里面有没有关于南宫适的蛛丝马迹呢?因为在前文以我个人的观点把南宫适作为“佛、道、儒”三教所崇拜的祖师爷来叙述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