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kolektitaĵoj el la fojro de forĵeta ĵo 旧货摊淘来的藏品

近日,年关逼近,天气转冷。北京潘家园和报国寺旧书摊的摊主们,为了早点赶回老家过年,已经开始大量廉价地抛售手中的存书了。尤其是周未下午,临近收摊的时侯,许多摊主都以废纸的价格抛售图书。一本书的价格仅只需二到三元就可淘到手,着实让淘书人喜出望外,满载而归,尽兴而返。
我近日主要是选购一些作家签名本和画家的签名画册,所获颇丰。花钱不多,且趣味无穷。
下面选贴几样市面上不易多见的淘藏品,物以稀为贵,从猎奇的角度与大家共分享。

一, 由李双江亲笔签名在包装封面的一份纪念光蝶片。


红色印文 为:心中的歌献给你。 右边为李双江于2005年5月11日的亲笔签名。


封底为双江的照片。


双江是一个大孝子,对母亲十分孝顺。我喜欢听双江的歌,但过去的一年,双江的路走得并不平坦,且因天一事件,受到不少的垢病与吐槽。。。。。。右边的题签是制版印刷的字迹。


这是有关这个蝶片的相关内容




二。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 1991年出版的《拉面者》 作者:马建





马建1992年4月28日赠送友人的亲笔题签。



。。。。。。。马建 ,这个七十年代末参加前卫画展无名画会的画家和诗人,后来从事文学创作,曾经在1987年以《亮出你的舌苔或空荡荡》在中国文坛掀起巨涛,他的流浪纪实长篇《红尘》被英国媒体称为中国的《在路上》,他流浪的踪迹从大半个中国到大半个世界。“一世就结束了,我不甘心”,是马建企图永远挽留这一世生命感觉和美好事物的渴望和梦想。

1984年秋天,三十一岁的马建辞去在中华全国总工会摄影记者的工作,背着一架照相机,一本惠特曼的《草叶集》,离开北京,开始了三年的流浪生活。三年中的大多数时间是在偏僻的非现代文明的地区,从云贵高原的大山,到青海内蒙的沙漠,甚至到西藏的天葬地。他用双脚走过了大半个中国。旅途中并没有舒适的旅馆,甚至很少有一张平坦的床。他在丛林中迷过路,差点在沙漠里死于炎热和干渴,还被民兵抓过、追捕过,被劫路者抢过•••。三年中他在街边给人理过发,用画换过吃的,还用小包去污粉假作“洁牙灵”卖。就是靠着这些高尚的或低下的谋生方法,他流浪了三年。漂泊中也曾有过让他停留的时刻,当然停留的原因大多都是让他依恋的女人。但停留只是片刻,无论这一片刻多么美丽,他终究要走,他永远要走。马建在《红尘》中写过:她三番五次问我,你到底在找什么?十七年后,在BBC国际部楼下的Canteen里,我接过昔日那个女孩的问题:你现在安定了吗?从北京到香港,从香港到德国,现在马建住在伦敦。他在伦敦有一个宽敞舒适的家,有一个可爱温柔的女人Flora,她正怀着他的孩子。马建说,不,我仍然不能安定,总是有一种随时要飞的临时感,有一种在空中不落地的感觉。也许那个即将出世的小生命会让他在英国扎根? 我想问,却没有问出声:哪儿是你漂泊的尽头,是你的塔希堤岛?追求与失望马建的《亮出你的舌苔或空荡荡》在87年的中国文坛掀起轩然大波后,他从此再也没有写过关于西藏的小说。花了三年时间流浪到西藏,生命中最难忘最奇特的三年,他的西藏情结难道这么快就了断了?马建说,我去西藏是为了寻找佛教的真谛。在去西藏之前,他在北京居士林正式受戒,法号弘刚。去西藏,是他的精神朝圣之旅。。。。。。。摘自网上的小资料( 嵇伟 伦敦 )

1987年马建的一篇《亮出你的舌苔或空荡荡》 曾在《人民文学》上发表,引起争议,该期杂志被 回收销毁.作为该杂志的负责人刘心武被调离。也因此刘心武改行研究《红楼梦》,而成了一个红学家。所以我对马建这个名字还是比较关注的。
这次我一共淘回来两本马建的书,另一本是由香港新世纪出版出版社出版的《马建诗歌散文集--人生伴侣》,于1996年3月6日 亲笔题赠同一友人的。一次能同时淘到两册由马建签名的书籍,也算一件令人高兴的幸事。


有关《拉面者》一书的简介。




三, 一封由杭州寄往秦城监狱的实寄明信片。



2012年9月24 日,王在济南一审被 判刑15年入狱。这是一个月后的10月23日杭州二个@迷寄的明信片。


此明信片于10月29日抵达目的地。


从邮戳上辨识,这个明信片大约是从杭州风起路邮筒取出来寄发的。显然这是寄信者投在设在路边邮筒的明信片。
这种题材相当敏感的明信片,竟然能在旧摊上淘到,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这些淘自旧摊的小玩意,多是人们丢弃的,由废旧物资收购站流入旧书摊的破烂东西 ,被视为文化垃圾,难入人们的法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贴在这里仅是作为淘来的另类藏品,给大家看看而已,请别作过多不适当的解读与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