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的引言和動機 , 比較以故事性呈現.現在問題在取捨.有兩個版本, 一個是文字版的, 有法規和我觀察到的事件.另一個是照片版的,是各國外勞在外勞攝影大賽裡面的作品 ,還有他們拍攝作品短短的話 . 我下了標題~去定義我想談的部份

引言與動機:



2007年初秋。年底選戰吹起前哨。執政黨釋出第一波利多,2008年起放寬藍領外勞工作年限至9年。


之後...『要九年整整生活在一個沒有、不是的地方,會是什麼感覺?在他們來的那天就知道自己終將離去。我感興趣的不是這群人的故事,而是他們和我們城市短暫相處的關係。』

---------------------------------------------------------------------------

LanPilar原本同是電腦工廠裡外聘的菲籍女工,亦是一對同志愛侶。2004年工廠惡意倒閉後外勞工會費力爭取讓她們能轉換雇主不用遣散。而今雖然Lan被林口加工廠的雇主選上,Pilar則被轉介到高雄幫傭,但她們努力適應遠距離的戀情。
現在每六到七週我們能夠有重疊的休假日在台中約會。Pilar在菲律賓有過交往的女友:「她是老師,我原本也是。」,她撫著眼角的痣愉快的說著。  

之後...『我格外感到弔詭的是,那在家鄉的前女友大概無從想像。
Pilar現在工作的地方就圍繞著一個小房子裡所有瑣碎的家事,鎮日踏不出一步門。
而她要大大方方摟著Lan傾訴情話的地方,竟然是一個都市最開放、人潮穿流的空間。』

-------------------------------------------------------------------------------------------------------------------------------------------------------

 

倫羅(泰國)為首的100名抗爭主力提出對高捷管理不滿的訴求,要求解除宿舍禁酒令、開放休閒時間手機使用、開放泰國衛星(接用小耳朵)、廢除宿舍代幣制度(給予真正的零用金)、實報加班費、給予休假的睡覺空間。』......2005高捷案

之後......『十一月,空沙(泰國)轉來台中做工人已經三個月,正在台灣度過生平第一個冬天。我想知道的是,他怎麼感受或向他的家人談到這個雖然舒適,但只看過工廠和宿舍的台灣

 

  • 照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