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子回来大约两周了,除开刚回来时见过一次面,之后就再没见过。
不管怎么说,她回来,令我安心不少。
家里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课外活动不多。
有这么一个朋友在,晚上可以叫出去河边散步(尽管蚊子也很多——此蚊非彼“雯”)。

老弟同学给了他一个手机,搞不清楚品牌,索爱的logo+nokia的错误拼写,很诡异。
老弟说:原来是盗版的。
但是他倒很宝贝,屁颠屁颠的去买了个皮套(因为电池盖盖不上)。
皮套不是很合身,他还仔细的挖了几个洞,把该露的键全露出来。
于是旧手机暂时就归我用了,把我的宝贝136的卡装上,好歹还有几十块钱。
没人找我就是了。

一向手机找我的人就少。

网易百城记写了7页了,我几乎一篇都没看过。
但是是个好东西,要找个专门时间来看。
去年的时候,许知远在FT中文网上写了中国系列的文。
有一篇关于宜昌的春节,很不错。

网易百城记里说,宜昌躺在水坝边缘
“对于宜昌人来说,宜昌是宜昌,330是330,葛洲坝电厂是葛洲坝电厂。”
“宜昌人给我讲述了一个故事,有一次,国家主席李先念来宜昌,晚上在云集路逛街,见路灯下一些孩子做作业背课文。李主席好奇,过去询问,孩子们回答:家里停电。李主席又问:经常停电吗?孩子又答:经常。李主席纳闷:葛洲坝都发电了,宜昌怎么还停电?”

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给我的感觉尤其沉重。
虽然明年宜昌可以用到三峡大坝的电了,但那可能更多的是针对工业用电吧。
每年各个季节的拉闸限电,以后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但是宜昌的水好,也多。
姨妈5月在我家,老妈说得最多的,就是“我家的水随你用”。
宜昌水质很甜,没有那么重的碱。
这些和在北京时都完全不同。

由于最近两天比较中意百城记,就在自己单位网站上也弄了一个
条件有限,只做了两个banner。

看出来了吧?上面这张图是我现在头像的图。

上周终于写完一个绘本故事,交给肚子。
发现目前自己的水平,不能一步到位,只能先写给绘画作者看的版本,然后再根据出来的图调整文字。
嗯,还要磨合。

120的胶卷,来了两个彩卷。
回去对着相机装了半天,没装上,兴许已经被我曝光一卷了,囧。。。
等晚上老爸回来了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