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泠了很多。六點鐘我就醒了,躺在床上蓋了一身毛氈,身體雖緩和,但仍感到空氣中的寒意。風在外邊刮著,浴室的抽氣扇被吹得隆隆作響。這個一涼,我就是喜歡,這孤清之感就和自己最近的心情貼近。

前兩天和爸媽飯後閒談,提起台灣。我問爸想不想到台灣走走,他只笑而不答,但我知我這一問令他很開心。我特意挖苦他:「台灣是你的祖國嘛!」「對,台灣是唯一的中國!」媽則著我計畫行程。有說中港台三地之中,台灣民風最淳樸,而我也想不到有別的地方比起台灣更能吸引爸,叫他踏出家門到外遊玩。我想我會帶他們從台北起,乘火車南下,到花蓮,到玉里,一直到高雄,再折返經台南,日月潭,鹿港,三義,鶯歌,實行環繞寶島。我想起碼得要用上三星期吧。

Journal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