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北美世界语协会宣传单及其它资料编译而成)

世界语的宗旨并不是要替代世界上现存的语言,而是用作一种易学的、中立的和实用的第二语言,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平等地理解它。

我们的世界似乎每年都在变小。轮船将大批装满货物的集装箱从一个国家运往另一个国家。喷气式飞机载着旅客们飞越大海、飞向全世界。卫星将电视现场直播从星球上的每一块大陆传给我们。光纤电缆将信件和其他信息输送到世界各地。每一年,各行各业的人们越来越多地与其他国家和文化的人们进行交往。然而——

国际交往中依然存在着一个主要障碍——语言障碍!

你一定听说过这样的陈词滥调:“无论你到世界上什么地方,人人都会讲英语。”实际上,世界上大约10%的人讲英语——他们当中几乎一半的人就生活在美国!在绝大多数国家里,英语目前很流行,但主要是部分社会与学术精英以及旅游业的一些(绝非全部!)从业者在使用。任何一个出访过国外和力求消除语言障碍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一个久已知晓的事实:世界上的确存在对国际语的需求。

幸运的是,世界上就有这样的语言!它就叫世界语(Esperanto)。

【世界语的创始】

世界语是波兰医生柴门霍夫(L. L. Zamenhof)博士于1887年创始的一种国际辅助语。他希望人类借助这种语言,达到民族间相互了解,消除仇恨和战争,实现平等、博爱的人类大家庭。柴门霍夫在公布这种语言方案时用的笔名是“Doktoro Esperanto”(意为“希望者博士”),后来人们就把这种语言称作Esperanto。20世纪初,当世界语刚传入中国时,有人曾把它音译为“爱斯不难读”语,也有叫“万国新语”的。以后有人借用日本人的意译名称“世界语”,一直沿用至今。

柴门霍夫于1859年12月15日诞生在波兰一个犹太人的家里,他的故乡是波兰东部的一个小城镇——比亚韦斯托克,在这里居住着犹太人、日尔曼人、波兰人、俄罗斯人。他在1895年写的一封私人信件中解释道:

“在比亚韦斯托克,人口由四种不同的族群构成:俄罗斯人、波兰人、日耳曼人和犹太人;每一族群都说着不同的语言,而且仇视其他族群。

“……我被教导说所有的人都是兄弟,而与此同时,在大街上、在广场上,跨出的每一步所看到的一切都使我感到人们是不存在的,只有俄罗斯人、波兰人、日耳曼人和犹太人等。由于当时在我看来大人们都是无所不能的,我不断地告诫自己,我长大以后一定要除去这一邪恶。”

当时帝俄统治着波兰,经常屠杀犹太人,并且制造民族纠纷和仇恨。幼年的柴门霍夫,见到这种情况非常痛心,他立志要创造一种平等中立的语言,以增进各民族的互相了解和友谊,进而消除他们彼此之间的隔膜和仇恨,实现天下大同,人类一家。

柴门霍夫的父亲是一位语文教师,这为儿子学习语言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在童年时代,柴门霍夫就学会了波兰语、俄语、德语,上中学以后,他勤奋学习,又掌握了拉丁语、希腊语、法语、英语、乌克兰语。从16岁起就开始致力于国际语的研究,他仔细分析各种语言的特点,探索它们之间的共同规律,经过两年多的刻苦钻研,终于完成了后来叫做世界语的初步方案,这时他才19岁。

为了庆祝新语言的诞生,柴门霍夫邀请同班同学到自己家里聚会,这批年青人,第一次用这种新的语言,热情地朗诵了自己创作的诗篇。但是,柴门霍夫的行动受到社会的无情嘲笑和非难,甚至被斥责为“狂妄”。在舆论的压力下,他的父亲也严厉予以制止。为了不致影响儿子的学业,让他集中精力学习医学,在他去莫斯科上大学时,他父亲竟狠心地把有关材料烧掉了。然而任何打击也动摇不了柴门霍夫的意志,他坚信自己从事的事业对人类是有益的。大学毕业以后,一面从医,一面以顽强的毅力继续对国际语方案进行深入研究,并用这种新的语言,进行大量的翻译和创作实践,不断地修改自己的语言方案,使之日臻完善。

1887年7月,当他28岁时,在他岳父的资助下,他以“希望者博士”的名义,自费出版了《第一书》,正式公布了世界语方案,并宣布对这本书放弃全部著作权。次年他又声明自己不愿做新语言的创造者,只暂作一个发起人,他宣布把世界语交给群众,让它在实践中接受检验和得到发展。此后,他继续日间行医,夜间致力于世界语的译著和通讯工作,他甚至把自己的财产都献给了世界语的发展和推广。经过18年的千辛万苦,终于迎来了1905年法国布洛涅“第一届国际世界语大会”的召开。从这以后,世界语便逐步在全世界传播开来。

1917年4月14日,柴门霍夫病逝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波兰战区,年仅58岁。他的一生虽然是短暂的,但他对人类的贡献却是巨大的,值得人类永远纪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决定把柴门霍夫博士作为“世界文化名人”,以表彰他对人类的贡献。

【世界语的使用】

世界语是作为一种易学的第二语言提出的,它让操不同民族语的人们进行沟通,而与此同时又彼此保留自己的母语及文化认同。

从世界语创始以来,有几百万人学习了世界语。在过去几个世纪中,出现过许多种国际语的方案和建议,其中只有世界语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至今仍被使用着。世界上有数以千计的人们每天都在使用它,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之中。

当使用对方的母语进行交流时,一般人不可能像说母语的人或有天赋的语言学家那样表达清楚。由于世界语简单、合乎逻辑、有规则的设计,你可以相当快地学会世界语并且较之其他语言更快地付诸实际使用。

许多国际会议都用世界语举行。世界语的书籍和杂志以数以千计的速度出版,以满足国际公众的需求。一些最大的国际公司用世界语打特殊的广告战。酒店、餐馆和旅游胜地也在为获得世界语旅游者的资助而竞争。

现在世界语已传播到120多个国家。约有1,000多万人掌握和使用这种语言,已被应用于政治、经济、文教、科技、出版、交通、邮电、广播、旅游和互联网等各个领域。

世界语是在世界上一块有几十种语言竞争使用的地方发展起来的。据说在欧洲,如果你朝任何方向走100英里,你就会发现自己需要去使用另一种语言。这种情况在今天和在100年前世界语创始时相比,并无二致。

在历史的进程中,语言的主导地位常常会改变,而且常常是国家政治或经济优势的结果。在19世纪80年代末,当世界语发展起来时,法语被看做是国际使用的语言。在法语之前,拉丁语起着同样的作用。当前,英语被用于世界上许多地方。但是,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吗?只有时间才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如果历史重复早先的轮回,诚如过去多次经历的那样,我们可以预期在不远的将来发生的语言优势上的重大轮替。

【世界语的优势】

世界语作为国际交往语言的令人瞩目的成功,归功于三个基本优势:易学;政治上和社会上的中立;以及具有许多实际用途。

◆世界语是易学的

世界语是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一种人造语,吸收了这个语系各种语言的共同性的合理因素,更加简化和规范化,具有声音优美、科学性强、富于表现力的特点。

世界语较之其他语言要易学得多。人们使用比其他语言更少的时间就能学会它,并且更有信心去使用它。

世界语的拼写是容易的:每一个字母准确对应于一个音素。发音是容易的:没有奇怪的字母组合来产生新的音素,单词重音永远落在倒数第二个元音上。语法是容易的:只有少量规则,没有例外。(例如:没有不规则动词要记。)甚至于词汇也是容易的:由于世界语语法规则的体系以及它用基本词与前缀、后缀和其他基本词结合而构成新词的体系,已学的很少词汇就可以给使用者提供更大的可用词汇,这一事实使得学习者在学习过程的很早阶段就能用世界语写作和说话。

总之,由于世界语合乎逻辑、简明有效的语法和构词体系,它可以较之任何其他语言更快捷、更容易地学会和使用。这使得它尤其受到无法花数年时间学习一门外语的人们的欢迎。许多人学习世界语还因为它有助于他们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语言、帮助他们学习其它外语。

◆世界语是中立的

与绝大部分语言不一样,世界语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族群;它在政治上不偏袒任何一方,不会给任何国家或团体以超越别人的不公平的优势。它在政治上和社会上中立的。

今天许多人(特别是在西方)都相信,英语似乎是中立的,因为它在全世界广泛被使用。但是,大多数英语使用者只在两个国家:美国和英国。并且,这两个国家共同控制着绝大部分国际英语信息服务机构。在诸如联合国这样的中立场所中,必须使用多种语言。联合国使用6种正式语言;欧洲联盟到2004年5月为止使用20多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使用15种。英语广泛用于这些组织,但是,这更多地反映出美国在全球军事、经济和政治上的势力影响,而不是国际上要求使用英语的真正愿望。

世界语不是任何民族、族群、政党或社会阶级的财产。它属于每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学会使用它。它没有可能会妨碍它被人接受的政治或历史的包袱。每一个使用世界语的人,与使用该语言的其他人都处在一个平等的语言基础上。世界语在诸如中国和日本这样的非欧语国家中的普及,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它的中立性。100多年以来,它业已在100多个国家中得到检验、承认和使用。

选择学习世界语,你就能够在语言平等的层面上与其他人会面。选择世界语的行为本身就确认了你对他国人民及其语言和文化的尊重,表明你愿意以一种不给自己不公平优势的方式努力与他人交流。世界语给知识渊博的使用者提供了不寻常的实用优势。

◆世界语是实用的

• 在阅读方面

世界语使用者可以接触到世界上最多样化之一的跨文化文学。你可以足不出户,用世界语了解到其他国家及其人民的情况。用世界语出版的书籍和杂志,可以将其他国家的新闻和文化直接带到你的家里。

• 在通讯方面

通过与别国人民的友好通讯,你可以开阔自己的视野,更多地了解世界。许多美国的世界语使用者结交了国外的笔友,这些笔友共享他们的业余爱好和专业兴趣,还教给他们有关国外的风情以及别国人民的生活方式。

• 在收听广播方面

世界上有一些电台有定期的世界语广播,其中许多电台的节目还可以在互联网上按要求传送。此外,使用世界语的电台一般更多地报道来自世界语听众的反响,而较少报道来自收听其他语言广播听众的反响。

• 在网上冲浪方面

随着网络日益国际化,网络的英语导向也越来越少了。2001年,英语使用者首次失去了他们在网络上的多数优势,现在有预言说,未来网络上的主导群体将会是中文使用者。你可以理解世界语在这一媒体中日渐增长的重要性。使用和有关世界语的网站越来越多,所有世界语的材料都可以从网上获得。电子书网站有数以百计的电子书(PDF格式)供免费下载,还有数以千个(也许是数以万个)使用和有关世界语的网页。

• 在旅行方面

讲世界语的旅行者并非限制在与少数为旅游者服务的人员交谈。通过事先写信给每一个去访地的讲世界语的代表,通过拜访许多国家中的通信者,通过在旅行时使用诸如《世界语护照服务》(Pasporta Servo)那样的世界语接待人的网络,他们就可以有把握受到接待和获得帮助。他们知道,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找到说同样语言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将会见该国的人们并与之交谈,而不仅仅是参观名胜古迹。在使用世界语的国际会议上,他们可以确保举行清楚而活跃的讨论,还可以在走廊上、大厅里和在附近的咖啡店里进行友好的谈话,完全不需要耳机、翻译和其他恼人的累赘什物。

• 在与人交往方面

通过世界语进行国际通讯和旅行,为个人交往开拓了比其他方式更能获得的广泛的可能性。你可以和其他世界语使用者一起宣传和使用世界语,或是专注于你自己独有的兴趣,通过本地的、全国的和国际的组织网络致力于宣传和使用世界语。

总部设在鹿特丹的国际世界语协会,保持着一个在几乎100个国家中的几千位代表的网络,主办许多国际活动,并且出版一本包括其代表名单以及有关其自身和其他世界语组织信息的《年鉴》。世界上有许多这样的组织,有的是专业性的,有的是宗教性的,还有的实际上是政治性的,许多组织都是专注于不同的专门兴趣。

世界语的宗旨并不是要替代世界上现存的语言,而是用作一种易学的、中立的和实用的第二语言,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以平等地理解它。

【世界语的现状】

自1887年世界语创始以来,其使用者的数量从只有一个人增加到100多个国家中的大约200万人。这一发展是在一个世纪中发生的,而在这一世纪中,诸如世界语这样的几乎没有军事、经济或政治上影响力的语言面临萎缩和消亡的趋势。

今天,世界语书籍和期刊可以从世界各地获得。每天的世界语广播节目正在增加,许多节目可以在互联网上收听到。拥有一批国际追随者的特殊利益集团已经出现,他们使用世界语在世界范围内交流信息。用世界语举行的会议每一天都在世界上召开。

根据专家的研究,有1,600,000使用世界语的人达到了相当的水平。这个数字只限于那些“专业精通”的世界语者人群中(拥有实际的除了问候和简单的词组的以外的会话能力)。这个研究并不是仅仅针对世界语的,而是对世界上大多数的语言所进行的研究。假设这个数字是正确的,这就意味着世界人口中的大约0.03%人使用着这种语言,迄今仍远没有达到柴门霍夫的使它成为世界通用语的目标。人类学家也宣称世界上有大约200-2000的世界语第一语者。

目前,世界语还处于推广阶段,它的应用范围还是有限的。随着世界语的不断推广,一定会有更多的人认识到世界语作为国际辅助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