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超级女声”在国内又引起了一股争论的热潮,今天在网上看到一位重量级人物对“超级女声”现象发表评述:“作为政府文化艺术有关管理部门来讲,不应该允许超女这类东西存在。参加超女的被害了,看这个节目的也被害了,我就这么一个看法。”全国政协常委刘忠德对超女现象明确表态。
      看到这番评述后,我不相信这是一名政府官员发表的评述,如果以上评述属实,下面发表一些我的看法。
      本人对“超级女声”并无多大好感,但是作为政府文化艺术管理部门真的有权让“超级女声”这类东西不存在?我看未必,从目前来看,“超级女声”似乎并未违反相关法律,取缔这样的活动需要相关法律依据,不是想取缔就取缔,就凭个人判断而缺乏法律依据让其不存在的话,这有违法律。在法律许可范围,“超级女声”的组织方和参与者都有权举办或参与这样的活动,这是他们的基本权利。
       用一种行政手段来消灭“超级女声”的文化现象,听上去有点可笑。难道不举办类似活动就能消除这种文化现象吗?现在是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社会,不要凭个人的文化价值观去妄断一种文化现象是好是坏,这是一种文化的霸权。“超级女声”无论说其是通俗文化还是低俗文化也好,至少还有人在热衷这种文化,他们有欣赏这种文化的权利,难道他们连“低俗”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吗?
       说“超级女声”毒害各地青少年,那我们的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抵不过一个“超级女声”?这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大悲哀吗?难道那些媒体对“超级女声”的相关报道,也成为了毒害各地少年的催化剂了吗?如果是这样,似乎没有人站出来说应该禁止“超级女声”报道?
       一种文化现象的存在,大众自然会去评判的,如果没有人关注“超级女声”了,“超级女声”自然就火不起来,这样的文化现象消退也是必然的。“超级女声”现象揭示了我们这个社会很多其他问题,刘常委的出发点是无可厚非的,但只关注这个表象而未有系统方法来解决实质问题,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话,会被世人耻笑的。
    “超级女声”,一路走好。(本文于2006年04月26日, 星期三 03:48在原“般若心空”博客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