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朋友从网上告诉我,他已回芬兰了,他说实在太累了,已经整整24小时没有睡觉了。在路途上24小时颠簸,的确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不禁让我想起几周前,我也是经历了这样一个24小时。

       记得那天,清晨5点就起床。吃过早餐,再检查一遍行李,6点半准时出发直奔机场。7点半到达机场,开始办理登机前的一系列手续,忙完已是9点15分,最后在候机厅打电话与亲朋告别。10点多飞机起飞,窝在狭小的座位上整整九个小时,浑身酸痛,头脑发昏,飞机上的时间简直是一种煎熬。飞机到达已是北京时间晚上7点,拿好托运行李,加上身上背的,手上提的,行李总重量近100斤。提着沉重的行李,拖着疲惫的身躯,换乘大巴赶到火车站。到达火车站,足足在火车候车室等候1个多小时,登上火车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9点20分,火车上又整整折腾了5个多小时,总算到达目的地。幸好有朋友来火车站接我,两人拿着行李到达住处,看了一下手表,那时是北京时间次日凌晨3点10分。卸下行李,整个人已经瘫坐在床上,浑身是汗,四肢酸痛无力,喉咙已经痛得咽不下口水,牙龈肿得不想说话。那时候真想一头睡下,什么事情也不想干。但是,还不能够这样做。先发短信给家人报个平安,随后又简单收拾一下行李。当我洗完澡躺下睡觉,已近北京时间次日凌晨5点,就是这样一个整整的24小时。

      这样一个24小时,不仅是对体力的一次考验,更是对精神压力的一次考验。说实话,精神压力远超过体能的压力。一个人路途上,不允许有任何闪失,思想负担可能是特别劳累的根源所在。

       一个人应该多经历一些不同的境遇,只有在不同境遇中得到磨练,才不至于人生的阅历一片空白。成熟也许是一次折磨或痛苦之后的幡然醒悟,多几次折磨或痛苦,从某种程度来说未必是坏事,它是让你变得更加成熟的原动力。

      现在想想这样一个24小时,其实是一种“妙不可言”的经历了。(本文于2006年08月20日, 星期日 03:52在原“般若心空”博客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