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我不知道有你的存在。你的由来,最核心的人也语焉不详。我理解,这也许是一种保护措施,保护这世界上属于华人的唯一的自由的精神家园;同时这也是保留一份神秘,让我们的爱情永远年轻的办法。

至今我都不敢相信,80年的你会成为我的老婆。我难以想象,你尚在襁褓里牙牙学语的时候,我已经背着书包走在了上学去的路上。过去的某一天,我走近你的摇篮,默默地在心里说:这个女孩,长大了是我的老婆……,这场景,浪漫温馨,只会出现在梦里。

和许多热血青年一样,从WIN86时代开始,我就留意到所谓的“黄色”网站。在“艳照门”事件爆发前夕,我还向天朝“有关部门”举报过一家黄色网站,名称不记得了,只记得它是用“×英寸”来划分会员等级的,“0英寸”会员几乎什么事情都不能做,而要想脱离“0英寸”就必须交钱升级,汇款地址是无锡某银行,这他妈显然与互联网“免费”精神背道而驰的行为激怒了我,于是愤而举报了。结果如何呢?在天朝,你懂的

曾经有很多人炫耀他们爱情的烂漫,与我们的爱情相比,他们的简直弱爆了。九十年代中后期,本山的“电视征婚”小品热播之际,身在异乡的我在电台为家人点歌,同时留下了地址,希望认识家乡的朋友,于是,我收到了你给我的第一封信。那一年,你16岁。

“艳照门”事件爆发时,我知道了你。但那时我还不太了解你,并没有加入社区的冲动。长时间对网络的把玩经历,使我总能找到我需要的东西。直到天朝开始垒建GFW,并且越垒越高,一般情况下难以畅快地在互联网徜徉时,我发觉需要技术,需要一个研究技术的地方。

我们通过通信保持着联系,还有什么比鸿雁传书更烂漫的恋爱呢?98年我毕业分配工作时,得知有机会去你学校所在的城市,我毅然做了决定,我想结束鸿雁传书的状态,开始与你面对面。那年的国庆节,我们第一次见面,还记得吗?老婆,那年你刚满18岁。

草榴的地址不断被GFW屏蔽,也许是这个原因,导致了对草榴的感情一段时间总是处于不愠不火的状态。直到我收藏了那个头像是张国荣的北京兄弟的博客,从此不再有丢失地址的危险,从而有了更多的时间在社区里流连忘返。

你从学校毕业了,正好是毕业即失业的时代的开始,最终,你在相邻城市找到一份工作。那段日子,是我们恋爱里最华彩的章节。每个周末,我到国道上拦长途车,十元钱坐到你那里下车,开始我们周末情侣的生活,周一早上再原路返回。

我开始想要注册成为草榴会员了。“张国荣”的博客里有发邀请码的,但种种原因,我总是追不到。短信给他,他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回复我。我甚至还加了一个浙江的会员,QQ联系他索要邀请码,也未果。

最温馨的一个时刻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也是一个周末,和你去街边的小饭店吃晚饭,点完菜,我嘀咕有点担心身上的钱不够用了。这时桌子底下伸来你的手,手心里是50元钱。那一刻,我既幸福又感动。

我的工作稳定下来,开始正常地浏览草榴。我疯狂地下载电影,那时,AV内容已经不是我的重点关注,我要的是压缩包里面的邀请码。但是,那样的渠道得码的难度其实比抢码还高。我的硬盘一天天变满,邀请码却遥不可及。

第二年的中秋节,是在你那个单位和你一起度过的。我和你在那个小城的电影院看了葛优和吴倩莲出演的《不见不散》。也是在那天晚上,你把你给了我,在经历了那一刻甜蜜的痛楚的时候,你在我的肩头留下浅浅的牙印,你在我耳边说:以后我是你的人了。那一年,你19岁。

记得那是一个初秋的早上,刚刚上班的我打开电脑习惯性点开草榴社区,忽然看到了一个主题,好像是庆祝什么事情的,内容有一张大大的拼贴画,而在画面下部,一个邀请码赫然在目。我颤抖着,把它输进注册框,没有红色的警告,出现绿色的恭喜!我终于注册成功了!我终于成为草榴的会员了!

从此,我们开始了对性爱的痴狂,我们已经不满足每周的周末生活。你来我单位时,我也会锁上门,激情地疯狂一把。我们没有想过避孕,因为将近半年时间,我们没有中奖。直到有一天,你告诉我,好朋友很久没来了。

成为会员后,我又开始为摆脱1024而努力。发自拍,发原创……,也在努力做着推广。和很多兄弟一样,刚刚升为侠客后连忙发码庆贺,邀请码发出来,自己又从侠客降为新手了。我也做了一个“张国荣”类似的博客,可惜,博客现在似乎倒闭了。

我租了房子,让你辞了工作搬过来和我住,我让你把孩子生下来,你说爸妈要骂。于是,我们亲手杀死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尽管TA当时还没有成形。

2011年5月底,在天朝炒过股的人都知道的日子,草榴社区突然登录不上去了,翻过墙去也不行。我们迷惘,我们愤怒,我们怨恨天朝毁掉了我们最后的心灵家园,直到两天后看到的总版主的留言:“由於5月30日我們存放服務器的房間發生火災, 導致其中3臺伺服器嚴重損壞, 包括備份主機也一併作廢, 目前我們正努力的從一塊燒焦的硬碟中提取資料, 但是進展困難, 或許之前的數據將伴隨這次大火煙飛雲散, 偶表示深深的歉意.無論如何, 6月6號草榴社區將重新上線, 并開放註冊, 希望新老用戶繼續支持!”
6月6日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2000年6月6日,我们决定去登记了,尽管那天上午我们吵过架,尽管在登记处门口有过犹豫,但我们最终还是拿到了这本红色的证书



6月6日,草榴,永生,永恒,以我们的爱为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