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是哪個星期天,我依照慣例的睡到自然醒,整個家在我醒來之後也依照慣例的只剩我一個。揉揉依舊惺忪的雙眼,瞅了瞅客廳茶几,平時固定放著一整份的中國時報的角落,現下僅剩我平常固定看的那一版。
心頭不禁一暖,該是媽媽貼心的小舉動,曉我大便抽菸得配報紙,便特地給我留了下來。
媽媽的愛,總是在這種不起眼的小地方,流洩滿溢。

按:
昨天我對媽媽講,「謝謝媽媽把報紙留給我配大便抽菸!由此可知媽媽你對我的愛!」
只見媽媽抖落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悻悻然的對我說:「噁心鬼!滾開!」
媽,即便如此,我還是深深感受到,你是歡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