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Z老師約談我畢業設計的題目
他聽完我的題目後,直說我特別。
他說我的題目在二十年的東海並不稀奇;二十年後的學生,不關心社會了。
下一句更令我驚訝:
『你很在意畢業嗎?』
我一時答不上口,他又道:你的題目研究所很討喜,他們很喜歡這種題目。
我說我沒錢,他又道有獎學金、助教費哪;我要養家,他才又無言。
我不是故意挑這種題目,是因為我真心想做。
我們討論了東海的制度,未來的發展及Z老師極力說服我研究所
東海想培養的人是能夠做國際競圖的人,像是美國大聯盟的選手;
而我的方法是想用建築去解決社會問題的人,像是想把台灣職棒水準提升的教練
當然不吃香
但,我不想再念書了。

我看著一群同學們從對於建築非常熱情到冷漠甚至放棄
看著同學生過不同的病、受過不同種類的傷
我們堅強到遇到任何問題,都能撐過來!?
昨天,才又把同學緊急送到診所,血壓剩40~60 整隻癱在我身上
邊走邊虛弱,邊走邊吐…
聽到她在廁所嘔聲隆隆
我不是她媽,我的心都難過
為了『建築系』 我們連命都不要了?!

Z老師已往拿來開玩笑在B 組(學士後建築,大學念他系的建築研究生)
就像是把不同樣的雞,全部壓成一樣雞塊 大學部的話…
我將是那塊雞塊嗎?? 希望不是

(東海的同學看這篇文章就別再說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