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云,仓廪足而知礼节,我只同意一半。常乘地铁,屡次靠前,总自恃无凳车之难。然不知不觉排第二的我站在了第二排,再就是半径三圈的半圆,我站在了圆外。虽然这帮可怜虫为我所漠视,但也奇怪,我有被边缘化的感觉,另夹带着一丝惶恐。
上海到处都是衣冠楚楚的“聪明人”。挤地铁、闯红灯个个你争我夺、唯恐人后,无时无刻不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聪明智慧”和“进取精神”。而蠢人如我者,一丝不苟地排队,却总被档在门外;从小就背诵的红灯停绿灯行,之乎者也,如今只能羡慕地目送聪明人士呼啸而去,呜呼!媒体大呼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开出教育救国、依法治国等灵丹秒药,意图改今日之风气。我想别国尚可,在中国则可省些笔墨,只需人人发颗愚丸,吃下之后都如我辈之蠢,遵规守矩,你谦我让,文明岂有不复兴之理!中国人太聪明,这也难怪,5000年的进化史,多少狐狸、大树都成了精,何况人?
今晚电话同学问周六能否小聚,答曰部长大人来,双休日排练诗歌!朗诵、伴舞、唱赞歌,这恐怕就是我愚辈所仅能做之“高雅”之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