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迦:其实印度文化在中国市场兴起来有好几年了,很多人也想在瑜伽文化上做深一点的了解。但确实是无从入手。想找一两本好的书看都没有。这里面有个历史渊源在里面,在2000多年前,佛陀是把瑜伽文化否定了,称为外道。佛弟子是不可以学外道的,所以即使我们有唐僧啊、玄奘啊他们去取经,也有印度人到我们中国来传佛经,但是大家都遵守佛的教诲,就是说不学外道。所以这2000多年来,在中国文化里面,只有翻译佛经,一直没有翻译到吠陀的经典。翻查历史的记载吧,只查到历史上在唐朝,只翻译过两本,一本叫《金七十论》一本叫什么忘记了。就这两本,然后一直到了近代才有徐梵澄这样的学者开始翻译。在历史中,除了中国古代有玄奘他们去取经之外,一直中印文化没什么交流。到了近代,很多印度的GURU,很多精神导师,都往西方跑,因为西方它的经济达到一定高度,精神层面的需求非常大。但GURU们反而不来中国和日本,因为解放战争或者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的温饱问题还没解决。但实际上在印度,查看一下历史,泰戈尔是唯一来过我们中国的,他不仅仅是一位诗人,他是个哲人。当时他来的时候,中国人对他是抱着很多态度的,像孙中山就说你代表印度来中国有什么目的?是不是代表印度政府来?郭沫若说你是不是来复古的?我们中国本来就那么穷你还要来搞那些老夫子的东西?有些人就依附他了,叫他爸爸,那个人叫什么我忘了。因为他是诗哲,跟他套上亲戚关系。他不就是也出名了吗。结果中印文化唯一一次的交流,是不成功的。在这次交流中泰戈尔老师非常不高兴,他刚来上海的时候是很兴奋很高兴,但他走的那一刻,实际上是在发吼的那个样子,然后就走了。第二次他去日本的时候经过中国,他来到中国,但不是公开的只是地下的,他悄悄来几天然后就走了。因为当时中国整个社会环境对精神领域这方面的需求基本没有,对温饱问题没解决。现在这个温饱问题一解决,经济开始好了,那么开始对精神上有所追求。但是追查一下我们的历史,我们中国确实对印度文化,吠陀文化认识太少。反而比西方人认识的少。因为西方人起码有那些精神导师往西方传播。从市面上我们可以看到的资料可以归为几类。一个就是徐梵澄一类。徐梵澄的那些书可以说翻译的相当不错,而且他本身也是个学者,也是在印度住了很多年。但是他有个缺陷,就是他长期在国外,他使用的中文是古诗体的。有点类似于文言文,他翻译的《博伽梵歌》是采用离骚体来翻译的,虽然我们是中国人,也用汉字,但是现在我们来读离骚体是很拗口的,很多古文我们读不进去。徐的书价值非常大,而且翻译非常多。《五十奥义书》啊《博伽梵歌》啊,全部都翻译出来了,但是我们没办法从他的字眼进去,这个是一个遗憾。现在市面上就像sivananda的那些书在国内也没人翻译。现在好了有《瑜伽之光》进来了。再还能找到一本理论书籍是《瑜伽之路》。


会员:叫瑜伽之路是吗
叶迦:对,《瑜伽之路》,我觉的要买的是《瑜伽之光》和《瑜伽之路》这两本书,就《瑜伽之路》它将宗教讲的是很客观的。它讲宗教是什么,宗教是不同的器皿,里面装的都是水,就像我们的杯子一样,我用这个杯子装水,你用那个壶装水,你用壶装水也好用杯子装水也好,你们装的都是水,就是基督教里面讲神,印度教里边也讲神,他那个叫基督,他那个叫安拉,这个名字是不同的器皿,但里边装的都是一样的水。印度教和回教的争执,都在说我这个神才是真神,你那个神是次等的神,或说是个恶魔,或者说是一个什么。为了谁的神是真神,为了哪个神是最大的就打架。你看圣雄甘地他的死,就是激进的印度教徒把他给谋杀了。这是两个宗教的争执。这个解释得非常好,大家使用不同的器皿,只要你透过这些器皿看到里面同样都是水,就化解掉这些宗教的争执。我个人搜集的资料,在市面上能找的就是《瑜伽之路》《瑜伽之光》这些好的中文书。其他的就很难了。像《博伽梵歌》是非常好的,但是没有一个翻译得好的版本。北京大学有几个梵文学者也翻译这一类的文献,《摩诃婆罗多》也出版了。但是他们也沿用了徐的翻译风格,特别是对人名这一方面。他们用中文的意译去翻译名字。这样就有时候看不清楚他讲的是谁。像“持国”,保持的持,国家的国,我在想“持国”是谁啊?还有《瑜伽之路》的作者,翻译成“辩喜”,ananda是喜悦喜乐,就把他翻译成“辩喜”。


会员:这些名字在国际里边翻译的一些比较固定的用法,其实他们可以借助的。
叶迦:这些是沿用传统佛经里面的译法,我觉得这样很容易把梵文的本义给搞混了。


会员:怎么会就混淆起来?我没太听明白你刚才说的
叶迦:你念过《心经》,那句Gate,gate,paragate,parasamgate,bodhi svaha,印度语言不是汉字,汉字是象型的,你写个“山”字在你心里就反映出一坐“山”,印度语是象意的,你念的时候,那种意象就出来了。象印度语svaha,sva-ha--,好象花开了那种感觉。但是在佛经佛教里面就翻译成SOHA。SOHA是什么我就搞不清楚了。


会员:那些翻译有很多福建人,他用的是方言他不是
叶迦:是啊,所以我觉得最好的翻译法最好是音译。你跟他说SOHA我就不知道你说SOHA是什么,但svaha,svaha,我就能体味到那种喜悦,智慧之花开了。瑜伽唱颂就是通过念那种梵文所带来的感觉和喜悦。bodhi SOHA,我就不知道SOHA是什么,体会不到那个声音所带来的意象。而印度原本那个梵文的读法是跟那种感觉结合得紧密地,中国文字是跟图画结合得很紧密的。写个山字、写个水字,一看就有那种形象让你联想起来。


会员:这个就牵涉了一个问题,如果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条件去读梵文或者巴利文,还有就是有的朋友读英文也不可以,那么在他不能够的情况下怎么办?也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刚才你说,我特别赞同您刚才讲的那个,就是现在翻译书的时候,不是说,您那个,您刚才讲的那个是通过那个声音感受到一种意向,其实是满更进一层的意思,你像那个名字的话你比较严谨的翻译的话,通常会在后边做一个解释,这样会比较方便,但是在国内很多可能没有做到这个。
叶迦:加多一个括号,就把梵文拼音附在汉译后边。国内的翻译现在基本没有做到。


会员:那现状是这样子,如果我们不能读的话怎么办?还是要在有的那点基础上,实际上你讲的这个意思有人就会问这大师说,OK如果我读这个,如果我发音不准的话,会不会有效果?这就牵扯另外一个问题,他不准也会有效果的,也可能有别的效果。但是他在心念一致和其他方面还是有它的用处的。
叶迦:肯定是有效,无论你是念什么音,你念藏文也好,用中文念阿弥陀佛都一样有效。符号它只是一个使用的工具,让你达到专注。你能够专注,不管是藏文、中文,只要你专注于一个名词,专注久了,你的精神就慢慢统一了。


会员:没错在这个意义上发音很重要,但是从另外一个意义上发音的意义是重要的是振动的意义
叶迦:梵文会传达出一种意象,让你更容易和更深的体会,所以有时候会强调你发梵文要准确,梵文他本身的发音特别自由,有节奏,有那个韵律,有快有慢,你念久了,这种节奏就在你心中引起一种类似心脏跳动、脉搏跳动的那种感觉。


会员:真的一样,反过来和老外学中文一样。老外学中文如果说有很多东西你翻成英文,他是同样体会不到的,我们传递给你的很多东西,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尽力而言。
叶迦:在传统的吠陀文献中写到,即使你是不识字的人,你只会念,那你每天念,念久了你就能理解到梵文词汇的意义,虽然你表达不出来,但是你心中有一种体会,一种感受。


会员:对不起,您刚才说的瑜伽之路的英文名叫什么?
叶迦:瑜伽之路是吧?就是中文书。


会员:他不是印度人写的是吗?
叶迦:是那个Vivekananda的
闻风:他的全集我一直没有弄到,但是他又一本书叫王瑜伽,我估计他就有可能是瑜伽之路的那个


会员:说是梵文译过来的?
叶迦:英文


会员:这个瑜伽之路哪里能买到?

叶迦:瑜伽之路在网上能够买到

YOGIC:其实这个梵文的音啊,学过古代汉语就应该知道,你要按照唐朝的音去念心经啊,你比如说这jiejijieji,实际上在唐音里没有jie这个音实际上是发ge的音,所以你要按照唐音来念心经的音还是一样的,但是关键是现在好多人不懂得这个汉语音用的变化,其实无论从藏文还是巴利文,发音都是一样的,把这个心经现在的译文按照唐音翻回去,完全是一样的。我们为什么现在迷失,就是因为你按照我们现在汉语的发音去念了,那肯定就是两回事了。但是如果你按照唐朝那时候的音,你比如说佛陀,在唐朝的时候他没有这个霍差,那个佛念BAO陀不发T的音发 D的音,所以你把这个词语返回去念还是BD,和现在的梵文是一样的。你比如说像这个阿米妥佛,K实际上也是发D的音,就是阿米德瓦,陀还是发T的音。实际上就是说,一种语言,它发展记录下来的东西,只有搞语言的人才知道,一般人来说当然就按照现在的习惯来念。而且,现在印度通用的梵文是天成体,你想我们以前学的叫西汉姆。唐朝学的叫西汉姆,现在已经死了。还有一种从藏文中学习的叫拦咋体,实际上这三种文字的发音略有不同,就是说我们好像都是说中国话,你可能北京话、他是山西话,我是广东话,还是有细微的区别,而且刚才叶迦说的对,这个梵文音用的美啊,不是我们一般人就能想象的到的,因为中印在第一次文化交流呢,就是佛经传入,传入之后,中国佛经,在南北朝以前是没有应用的。他是返迁,四声的出现呢大家可以回去找找看,中国音律学的出现,就是受到梵文的影响,在敦煌现在研究的资料里都可以看到,我们现在的四声实际上是受了古印度梵语的影响,如果没有这个梵语的影响,可能我们就看不到唐朝的那些诗,也就是说根本看不到,因为他们那些唱经,就包括刚才你和闻风说的那些MANTRA,实际上它根本不念MANTRA实际上是念曼塔拉,但是你们按照拉美的发音,你想祖宾讲课的时候,我们讲GREAT他就是格雷特。R的音发格雷,这个音只有俄语才有,这就是说,印欧是一个语系。印度语古梵文就是随着伊斯兰民族的侵入,把古印度文明引向了欧洲。对欧洲现代语言的这个产生就有很大的影响,这个我们可以在一些个别的语系中看到梵文的东西。包括现在讲我们人的体制中有这个三质,瓦塔、提塔、卡塔。瓦塔就是现在贝塔米的字根。也就是说瑜伽在古印度是六种哲学,把瑜伽当成一种肢体的运动,那就是太肤浅了。大家练瑜伽的人包括我自己也是,一定要把瑜伽用整体的观念去看看。叶老师上午也说了像希瓦南达这个流派在印度就是,一个完整的瑜伽体系是什么?首先你就要是正确的方式、正确的体式、正确的呼吸、科学合理的饮食、积极的思维和冥想。只有这五个部分才能组成瑜伽,现在的瑜伽体系。


会员:这个冥想到底多重要?我们把它叫什么或者有多重要,就是刚才那位叶迦,还有YOGIC,还有闻风刚才谈的问题,最终其实我听到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点就是说后世人也是为了这个进取精进,执着于过去传下来的东西.。但是我认为最终最重要的是内在的老师,每个人的体验。只有你能够跟随每个人内在的智慧
沟通只有一个,而我们都是相同的,只有跟随内在的老师,自己才能知道,知道那是瑜伽之路或者你名字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跟着内在的体验。


叶迦:这个我有一个看法啊,按照瑜伽体系来说,一个老师最重要的是帮助你找到你内心的老师。就是说,我为什么会生气,我为什么练习体式之后会感到愉悦?然后这个答案从哪里来?你要一直不断的询问不断的实践,从实践里边去找到自己。所以说所有的瑜伽体系,包括所有老师最终谁也不能帮到谁,他只是帮你起到一个起引的作用。我告诉你有这个东西,然后你在走的过程中你有时候会脆弱、有时候会迷失、有时候会自己骗自己


会员:没错
叶迦:那么老师走过这个路,知道这个不是你内心的答案,这个是个”maya”的答案


会员:你刚才说的这个谁都帮不了你,你的心会帮助你,你说的这个是写瑜伽自传得那个吗?
叶迦:不是,我说的是sivananda,是另外一个体系,不是yogananda


会员:最终就是佛教说中国人是容易明白,认为每个人自己就是佛只是把表面上的灰尘这个“maya”去掉,
叶迦:他们有个比喻说,你在修行的路上,就好像在走钢丝,有时候你会偏左,为了偏左过头你怕摔下去,你会偏右。就在跌跌撞撞的走,这时候老师是在起一个平衡木的作用。当你偏左的时候把你拉到中间,当你偏右的时候把你拉到中间,一直坚持到你能维持中道走到终点


会员:老师是平衡木吗,比较理想的老师是个镜子。
叶迦:也是镜子,或者有时候把老师比喻成一个药物。


会员:药物怎么解?
叶迦:就是说你走钢丝时你偏太右了,失去重心,你的身体产生病症啊什么的。心理上的不和谐啊,身体上的不和谐啊,肉体上不和谐。老师就教你体位法或者教你解开那个心结。那么这个老师讲的那些话,作为指导,起到就是药物的作用。


会员:我觉的还是夸大了老师的作用,其实还是要通过自己,就是你说的是药也好平衡木也好,我的感觉会产生对老师的过度依赖,就是那种偶像崇拜。那我个人的真理是老师是一个镜子。他能够起到的作用是很客观的,把我们的现实反映给我们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呢,还是要通过我自身的努力,调节自身的这个东西。通过外力的东西都是达不到,而且容易极端化。我认为这个问题有两个极端,一个是学生很愿意很自愿的去听老师的,但是这个投降不是对老师个人,是一个大的,是宇宙间的可以这样说。另外的这一个极端,我看过很多的老师,他们的自我就在这个过程中变得好大好大,其实这个是宇宙间的,你怎么不重要,是他把那个认为自己的能量,然后他就觉的自己非常了不起。这两个极端都有,但其实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就是那一面明镜,你如果智慧比较高的话自己就可以给自己做镜子。如果有时候还做不到的话,老师帮你做镜子,这个是我个人的看法.


叶迦:对,你说的很对,老师是一面镜子,但是老师用这个镜子把你照出来之后,你受不了,你不愿看到自己丑陋的一面,你就会否定老师,逃避老师。在印度,是对老师非常尊重的,等于你要把你的生命奉献给你老师。你的老师是你绝对的权威,甚至你要把老师尊从到是神的位置,去敬仰、崇拜,去臣服他。但难题在于,一个真正的老师,因为这个老师是以肉体的形象出现的。他肯定带有他的性格,言谈举止,他的经历的特点,他的生理上的特点等等的限制。但是不管他怎么受限制,他能够从他的身上反映出那个广大的神性。那无限的、那个神圣的一面。你能够从他躯体的限制里面觉察到老师伟大的一面,这个伟大的一面不会限制于老师这个个体里,他就是这个梵或者就是“这个”。但是现在很多老师他们没有达到这个层面。他们要把自己树立到,树立起那种很权威,神的那种位置,那样的权威就造成了一种对学生的一种伤害,或者你所说的各种盲目的崇拜。


会员:那个也是非常必要的,那是那个学生需要学的东西。
叶迦:这样子那个老师是非常自我的,给学生一个很坏的指引,甚至毁灭他的修行。我再详细谈谈我的看法,我上次在UC聊天室里谈过有四种老师,第一种我把之比喻成巨象,这个老师就好像一只大象一样,他太伟大了,就是他已经完全脱离了这个躯体的限制。他能够把他真正的神性,无限美好快乐的那一面完全展现出来。但是我们人是受限制的,往往看不到这个无限的一面,只能看到老师某些好的地方。那么你看到我这个声音教的好,那么你接受了我的声音,你看到我躯体好,你接受了我的躯体,他看到我的理智好就接受了我的理智。那么,有些学生只认为我有好的理智,不会演绎好的情感,或者只会会演绎好的情感,不会有好的理智……。这个时候这个老师和一个大象一样,你不能摸透他,这是一个最好的老师。而且大象这个老师他有一个特点是,它能觉察你身体上的特点。你这人容易从运动入手,他会教你哈他。你这人容易从情感入手,他教你Bhakti,你这人容易从思维入手,他会教你推敲,他能根据学生不同的特点因材施教。他的方法是非常广阔的,这个是真正的一个巨象!但有时候有另外一种导师,他的能力非常强,他的知识很丰富。但是他展现的不是这种神性,他展现的是非常大的“自我”,这个时候这个老师就好像一只疯狂的大象,为什么叫疯狂大象呢?我们在泥里种了很多的苗子,这个疯狂的大象闯进来。一下就把苗子踩烂了。在西方有很多人就给这样的导师,把灵修给毁了。


会员:这个说法值得商榷,对不起,请你继续。老师没有办法去毁灭学生,都是自己毁的。
叶迦:最终是,但是,你说的是终极的,但是中间有个互相影响的作用。当然学生和老师的互相依赖使他们的个性的互相吸引。最终暴露的是他的特点。一个好老师,在印度经典里常把这种老师的教导形容为无缘的恩赐,只要你经过他的身边,跟他一接触,他就把你磁化掉了,有这种影响。但是那个疯狂的大象,他就会把你毁灭掉了,这种毁灭你自己不觉察,虽然最终来说都是因为你自己,因为你有受骗的那个动机,才会给被骗,最终是这样子。


会员:因为你被他吸引
叶迦:如果你依赖一只真正的大象,他能把你被骗的功能给废除掉。唤醒你那真正的东西,如果你接触到一只疯狂大象,他能唤醒你被骗的动机,扩大你那被骗的,把你那种真正的东西毁掉。。


会员:刚才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那个最终的责任都是自己的,
叶迦:那是肯定的,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探讨自己是什么,我们是在讲老师的类型。


会员:请你继续
叶迦:我们现在在讲老师的类型。你讲的是我们自己,当然最终的错跟对都是反映我们自己,因为你有被骗的可能,就有被骗的机会,才有被骗的结果,一切都来源于我们自己不能怪罪于任何人。认识一个老师,这个老师是一个普通的TEACHER、还是个MASTER,他能不能做GURU?我们为了不被骗就要看清楚,什么是巨象,什么是疯狂的大象。这是我认为的第一类GURU。


会员:第二种?
叶迦:第二类:我就把他称为骏马。他只掌握了一种道,像他会体式,你来了就只教你体式,但是我是情感型,我喜欢弹吉他,我喜欢唱歌,你要教我唱歌。这个老师又说,你不用去唱歌,就做体式运动,你的身体就是你的乐器,你把你的躯体像乐器一样弹奏起来。但我只会用我的声音唱,不会用运动的方式来展现。我们来打个比喻,假设我遇到IYENGAR,IYENGAR可能会说:不行,你要歌唱,就得从练体位开始。如果IYENGAR是个巨象的话,他可以教我唱歌,教我打鼓,教我写诗,教我绘画。这个骏马呢,他只掌握了其中一条道路,他只会用这种道路教人家,印度另外一个精神导师krishinamurti,你一和他接触,他可能会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听我讲课呢?你为什么会感到受伤呢?你为什么要练瑜伽呢?但是他这种询问通常是对那种思索型的人管用的。但是有些人就喜欢信仰,就喜欢拿石头做神像,跟石头做的神像做情感上的交流。他认为这个石头不是石头,这个石头是有血有肉的,他哭得时候石头会安慰他,如果我心里有需要,这个石像会陪我在一起,让我不再寂寞。但是如果你碰到krishinamurti,他不会和你讲这个,他会问你,为什么要信赖这个神像呢?你干吗不能依赖自己呢?他不会教你信仰之道。但是一个好的我们把他称为骏马的老师,他掌握了一条道路之后,你适合我这条路,那我教你,我会体位,我教你体位。你不适合的,那么对不起我没有这个能力,你可以和另外的老师去学习音乐,跟那个老师去学习雅玛,跟那个老师学什么,因为我只会这个,如果你愿意学习,认为这个适合你,你可以尝试一下,这是一匹好的骏马,可以带你一条道路。但是我们有时候会碰到野马。野马是什么?不管你什么人来了我就教你这个。不管你个艺术家,你知道艺术家坐的时候他不可能临襟正坐的,一个艺术家经常是侧着头,偏着头,因为他是一个很浪漫的人,不会像个将军那样的坐着。那么你来学习体位法,他会让你坐直,腰给我挺直,那对于一个学艺术人来说挺直是一件很难受的事。他要弯着腰,他要钩着眼神,他就是这样。他可能把体位法学好了,但是他把他的那种天生的艺术感给摧毁掉了。所以这个是一匹野马,他把你纠回去了。他是一匹骏马他就会告诉你,你不应该是这样,应该是这样。我们现在谈的不是谈自我,我们现在谈的是老师的类型啊。第三种呢:我们就说这个老师是驴子。什么是驴子?因为驴子他是很勤劳的,而且他不累的,他吃很少的东西能干很多活,老师教他体位法,教他呼吸,然后他就学会了,然后他就来教你。他不理你什么身体类型,不理你是东方人西方人,不理天气是大热天还是冬天。他就像个驴子,他不懂但是他教的很卖劲,他很勤劳。这样的老师就是说很蠢笨的老师,他只能COPY他老师教给他的东西,它不明白她老师教他的技巧里面隐含的道理和意义是什么。他只把东西copy了教给别人。我把第四类归为老鼠:我们看到印度好多老鼠。第四类,他什么都不懂他就偷。老鼠他有个特点就是偷。现在瑜伽市场不是很潮流嘛,买个碟子,我练舞蹈的,练武术的,一看这个动作我都会作,花七天八天去买个证书,就来教瑜伽。实际上对瑜伽你问他什么他都不懂,他就在书本偷一点,他就教你,这个老鼠在印度如果真正遇到大象的话就给踩扁了。这是我对老师的四个不同层面的归类,也就是我的一个认识。就是把他形象化因为大家也知道印度,是热带和亚热带交接的国家,有很多动物。有大象、有猴子,所以用这种比喻。但是最终你所说的错跟对都是自己,这个是最终的来说。但是要认识这一点,有些人要通过很长的时间,很多的途径才能认识到这一点。因为只有你有被骗的那个动机,才有被骗的可能,才有常常被骗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