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抵Ashtanga Yoga远离伤痛的岛屿,请谨记并奉行:“忠实的臣服于自我能力的范畴之内。”
——— Jaja Wu Zhen ( 伍甄 )


《博伽梵歌》:“正如灯火在无风的地方不晃动,控制了心念的超然主义者始终不懈地冥想超然的至尊灵魂。”瑜伽修行的核心是寻找到真实的自我,控制狂飙浮躁的心念。瑜伽师应该控制自我时刻保存在适度地工作、适度地进食、适度地满足感官、远离生活的焦虑与浮躁… 等等平稳的状态下,这样才能使瑜伽的修炼,始终不渝地通行在完美的道途中。


“存心以养性,修身以立命。”不修身何来命之立?不立命何来灵之修?瑜伽的“心修———是讲求由内心开始的修行”这对普通大众来讲是非常困难的。瑜伽的“体修———是讲求由外修逐步向内修的过渡”相对而言就容易多了。而Ashtanga Yoga(阿斯汤嘎瑜伽)着重于初级体位清理体毒促其健康强壮、高级体位梳理神经系统并逐步迈向内修的修炼方式,整理出一个更清晰的身与心步入灵修的世界。Ashtanga Yoga所呈现的实相为最有益于普通大众根本需求的体系,只要习者不懈的练习,就会看到希望总在前面闪光,尤其适宜那些不畏艰苦、努力奋斗、耐劳任怨、目前尚处于瓶颈阶段、想提高自我的瑜伽修行者。



Ashtanga Yoga体系问与答:


问:什么是Ashtanga Yoga(阿斯汤嘎瑜伽)?
Jaja:瑜伽的历史可追溯至远古时期,而Ashtanga Yoga(阿斯汤嘎瑜伽)的旅途亦悠远源长,近百年来由印度瑜伽上师Sri K. Pattabhi Jois传播与教授,其辞世后由其孙子R. Sharath Jois 接替于世界各国的传承重任。Ashtanga体系讲求依赖自身的练习,抛开不必要的累赘辅助,以自我的“体位静默练习”占据主调。它由初级、中级、高级(A/B/C/D)一系列Vinyasas结合而成的连续性动作(呼吸与体位的串联),它的初级体位帮助清理体毒、中高级体位梳理神经系统之效果异常显著。印度传统的阿汤课程是以迈索尔形式 (Mysore Style) 、LED课程(梵文口令课程)、Q & A(问与答)、Kirtan Chanting (梵文唱诵) 的四项基本原则为主调。在Ashtanga瑜伽体位练习中,喉呼吸(Ujjayi)、内锁(Bandha) 和凝视 (Dristi) 都是非常重要的关键,体式、呼吸系统和意守处是三项重要的倡导点,隐含身、心、灵净化的三个层面,彼此串联后潜渡八支将迎来生命中那圣洁的并蒂莲之花。


问:Ashtanga Yoga派系安全吗?
Jaja:于国外,阿汤系统是个庞大的主流派系,许多著名的各派创始人均为阿汤体系的受益者。无论身处于世界的那一个角落,坚守在Ashtanga世界的资深瑜者们,虔诚的感恩心会于内心持续燃升。在缅怀已辞世的Sri K.Pattabhi Jois同时,亦感恩他将Ashtanga Yoga体系传授于世界各国瑜人的恩典。国人多数均知Ashtanga Yoga系统体位练习收益较大,但体位难度却极具挑战,容易让人受伤,不适宜初习者…等等。运动医学把锻炼后产生的肌肉酸痛分为“生理性和病理性”的反应,习者应懂得区分“伤与痛”的不同。 凭据自身多年Ashtanga Yoga系统的实践旅程,及各类修瑜伤痛中累积的案例分析,它呈现我的实相是:“Ashtanga Yoga的体位排列是一门最实效、最安全、最受益的瑜伽派系。”


问:什么是迈索尔形式 (Mysore Style) 、LED课程(口令课程)、Q & A(问与答)?
Jaja:迈索尔形式 (Mysore Style) 是指学生自己保持静默的体位练习形式,导师则从旁协助及引导调整,相当于舞台背后默默苦修的行者。 LED课程(口令课程)是指学生跟随导师的阿汤梵文口令进行练习,“Mysore的台下十年功,LED课程的台上一分钟”此时的习者相当于舞台上的艺术表演者,艺术的成功与否可体现修习者平日里的持勤度。 Q & A(问与答)是指导师与学生之间的互动,学生提问题,导师做解答,问题的内容范畴,可涉及到生活中各个领域。


问:什么是Kirtan Chanting (梵文唱诵) ?
Jaja:之所以单独将Kirtan Chanting抽出解说,是因为自己多年来修习艺术与音乐,它与我拟定的方标相对应,它是我近几年在印度着重修习的主科目,目前研究如何与古琴艺术相结合,此风格亦会渗透进我未来工作坊的教授主题。Kirtan Chanting是指梵文唱诵,一种运用梵文导词、人声吟诵的风格。它由古印度首传,演奏乐器主要以Sitar(印度西塔琴)、Harmonium(印度手风琴)、Tabla (印度塔布拉鼓)、Flute(印度竹笛)为主,但现今已被西方的音乐家们发展成更为多元化,尤以木吉他为主要演奏乐器。Ashtanga Yoga的Asana(体位)属阳呈火性,过多的练习易让习者性格偏躁、傲慢,如俗称的“走火入魔”。修习者需要非常谨慎,适当地把持中度,使修行平稳走在阴阳平衡的旅途中。Kirtan梵意源于古印度,是信教徒们手中的诵经中对神之称呼。吟诵的过程可让唱者身心松驰、调解内心,其疗效如同我国的音乐疗法,其方式可一人领唱、集体围坐随唱,加配以各种乐器合声。唱诵者多为盘腿席地而坐,亦可做为双盘冥修的练习。唱诵是净化自我的修行,达至合一的心念,使阿汤修行者通过强悍的Asana外在体修,升华进内在的心念潜修冥渡,感受生活的艺术、康乐的生命。


问:Asana(体位)重要吗?
Jaja :控制心念和躯体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瑜伽师必须为了净化自己的身、心、灵而艰苦的努力。某些瑜伽风格会放弃体位的修习,但Asana于阿汤世界里却占据重要位置。正因为有了强悍的阿汤外在体位修习,梳理出一个更为清晰的神经系统去体查更细微的内在心念变化,使修瑜者更接近瑜伽的本质:“控制野马般狂飙的心念,活在当下的自我。”Sri K.Pattabhi Jois曾说:“练习,一切随之而来。”“99%的练习+1%的理论”强调指出八支中第三支“体位”之重要性!现代人不比古人的生存方式,亦不如僧人般可舍家弃命。我们生活在我们的心不断受到刺激的世俗环境中,于各种生存压力的顶端,致使小我极易迷惑。当心灵不足够强壮时,受累的首当其冲是身体。当身体跟随阿汤体系具排毒功能的初级体位日益强壮,高级体位的练习就会梳理神经系统,帮助心灵及思想腾飞进品质的国度。而其重要的收益可使一位资深的阿汤修行者,无论置身于最坏的任一处境里,他/她都不会再被痛苦的当下情绪骚扰。“抵达沉淀身心的绿洲,是所有修习者期盼的岛屿。”不论起修于一支、那一派,瑜伽修习之首要目的是要控制躁动不安的心念,让真实的自我存活于当下的生命实相,修习者的起因与最终之意图、目的及效果都应该是快乐的、和谐的、统一的。


问:如何保障Asana(体位)精进的过程?
Jaja :“得以控制住自我心理活动之人就处在了瑜伽的境界中。”Ashtanga瑜伽的体位,于我并非以年限的练习来计算收益,而应依据练习的时长来统计。试想:一位一周只练习2小时的人,跟一位一周练习六天共12小时的人,数年后的结果怎可能对等呢?在体位精进的过程中,习者需要仔细观察自身的能力极限,一旦超标则需立马收控。稳妥的练习,让习者收获的并不仅限于体位的果实。Ashtanga Yoga是目前世界上最规范化的瑜伽系统,它的体位编排是完整而严谨的,它的“静默的自我练习”风格,首要着重点不在于强硬地让初习者做到正位,而应着力于培养与升华修习者的独立精神食粮。《博伽梵歌》讲述到:“规范化的活动可以控制心念。”当一位习者在这种长年累月的专项实践中,保存了超然的自我控制能力,最终将提升与贯通修习者驾驭其它支的重要能量。


问:为何Ashtanga Yoga有容易让人受伤一词?
Jaja:Ashtanga除了体位练习效果显著外,深入人心的还有伤痛体验。如果你还行走在瑜伽伤痛的行列里,那说明你仍然需要一位有经验的导师协助于侧,帮助你走出小我的操持。不明为何到中国的“印度藉瑜伽导师”最终获得“暴力派瑜伽老师”评语,自己在印度从未遇到“暴力瑜伽”的训练事件,Ashtanga发源地的kpjayi Mysore Shala更无此类案例,这说明导师之间的教授差异。于我推崇“自然而为”的习性,万事“遇阻则曲、遇顺扬帆”。多年的阿汤印度游学观察与自身实修体验生活,99%的伤痛皆受贪婪小我负累,妄想超越自身当下的能力所致。人类的内心在面对难题之时,会产生挑战心态,习者要远离伤痛的唯一法则是: “忠实的臣服于自我能力的范畴之内!”


问:为什么Ashtanga Yoga初习者会感到手腕的伤痛?
Jaja:当四肢组建群的承载能力负于身体的重量时,手腕的负痛感是阿汤初习者的首受者。我在练习Ashtanga Yoga的初期,总共经历两次的手腕伤痛。第一次减产约数日,认为康复而重拾练习则导致了第二次伤痛的复发,得以修复是偶然拾之的效益。当一名习者刚开始接触Ashtanga Yoga并于内心鸣升坚持练习的念头时,就已经行走在收获它带来的益处旅途中。在这种收益的初期,我们的小我会想要获取更多,从而导致了受伤的罪魁祸首就是———自我的贪婪!由外而内的学会控制,达至通体潜内的张弛有度,是阿汤行者的必经之路与终身大任。


问:当阿汤初习者手腕已经受伤应该怎么办?
Jaja:暴风雨来临前夕,多会伴随或多或少的警示,伤痛的来临亦等同此理。Ashtanga Yoga修习的头两年,是手腕负痛的高发点。习者需要明白:“放弃并不意味失去。”有的放矢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科。修习者应该多多留意当下的自身练习情况,一旦发现手腕不对劲时,轻者应降低练习减轻手腕负荷,重者应暂时放弃练习,调理康复再重返修习。


问:Ashtanga Yoga适宜初习者练习吗?
Jaja:依据自身多年印度Mysore的游学经验及瑜伽授课的现场体验,阿汤课堂里的初习者占有一定比例。Ashtanga Yoga体系在导师培训招生课程里,多会注明申请人需具备一年其它瑜伽体系的练习经验。但对于瑜伽爱好者而言,瑜伽的世界:只有自我的喜好选择,并无瑜伽派系之分。所有的瑜伽,都起源于哈他瑜伽,唯区别在于练习之内容的规划、收效之大小差异而已。


问:怎样寻找到合格的Ashtanga Yoga导师?
Jaja:“不进行自我习练的老师是不道德的!” 这是众多瑜伽上师的经典名言。在自我实践中取得的验证实效,是为人师者最有力的教学实相,于阿汤体系中更显其理。任何瑜伽的派系,都行走在天平线的两端:“一边是疯狂的地狱火场,一边是浩瀚无际的死水”。贵为“动禅”称号的体位之王Ashtanga Yoga,其中庸果实的悬挂采摘点,需要修习者无尽的揣摩实践。一位优秀的导师懂得去发掘学生的内在潜能,让他/她成为一名优秀的后续传播人。单修身体之人易偏浮躁,单修心灵之人易走孤途,中国国民喜欢思考,让脑神经时常处于曲路里迂回,欠缺的正是阿汤体这类强调把“身与心结合起来”的训练方式。国人应系统地由浅入深,切忌盲从,如得遇“身心双修”明师协助于侧,对行者的修习之旅将如鱼得水。于我而言,一心多用的导师亦非最佳选择,两头不到岸是个危险品种。而一旦深入到阿汤的的世界里,就会对它难以言弃,我们可观察当今世界著名的瑜伽行者,甚或于各行各业界中的巨者,几乎都是阿汤体系的受益者。


问:各国阿汤名师为何频繁往返Mysore kpjayi Shala?
Jaja:一为内心世界那虔诚的阿汤感恩心引领各国瑜者长年聚首此地;二为阿汤瑜伽深邃体系足以耗尽一生去完结修途;三则强悍的练习气场所产生效果的数倍之差异;四则对于资金不成问题的修瑜者,温暖的南印度是“南鸟冬飞”的首选地。狮子星座典型性格:“一样事物已行走至不值得再浪费时间的街口,转向或言弃才会是狮子座的最终抉择。”通过阿汤体位系统的修习,会强烈收益到在其它瑜伽派系无法给予的体悟与心念。Ashtanga Yoga是一个困难重重却旖旎深藏的浩瀚海洋,是一个耗尽此生都探索不尽的体系,它已深深植藏于我内心:“深耕细作、永不言弃!”

问:“一位觉醒的瑜伽练习者”不再需要老师的指点了吗?
Jaja:经过阿汤瑜伽体系的系统练习,修习者的潜能很快会被催醒,觉醒度则有高有低,惰性亦相应对垒。“当一位觉醒的瑜伽练习者不再需要老师指点”这一说法于我并不完全正确。一位觉醒的瑜伽练习者,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拥有足够能力去控制自己的日常生活与行为准则,但生命常态的变化因素永远无法预见,当定力处于高谷,练习会处于孤军,惰性亦随时窥机窜挑,起伏于测,无时无刻的自控难为常人所据。内外平衡,是瑜者终生修行所需持有的核心力量,这种力量可来自于各个层面。亦师亦友,是导师与学生之间,角色时可对调的互动方式。再则人类是群居物种,一枝独秀不是瑜人上乘之选,满园芬芳才是百花源源传承的盛世。印度Mysore是我躯壳筛选后的居所,而灵魂的天堂依旧潜移而不化;过度神秘的事物向来不吸引外向高傲的狮子,敞开的思想与真诚则极具魅力。我热烈地期盼,中国能尽快拥有如印度Mysore kpjayi Shala一样练习氛围的场地,合集一股中国阿汤瑜人的基层力量,这也是我拟定的重向方标,它并不在于外表的奢华与否。


问:什么人适合到印度Mysore kpjayi Shala学习Ashtanga Yoga?
Jaja:中国的阿汤习者目前到印度Mysore kpjayi学习较困难,一是学生签证问题,二是时间与收获的对等问题,三是资金短缺的问题。一两个月的印度Mysore阿汤之旅,不会让习者有巨大收获的喜悦感。Ashtanga Yoga体系经由Sri K.Pattabhi Jois上百年的传承,于国外已形成优良的市场运作渠道,世界著名的各国阿汤导师均起源于Jois麾下。现今Sharath的课程,供予初习者的学位以印度本土人居多,建议国人如能在国内跟随资深导师学习1-3年后再申请kpjayi 的学位为佳。到印度Mysore kpjayi Shala的各国瑜人们,几乎都拥有多年的阿汤习练背景生涯。自己数年往返印度kpjayi的游学生涯里,在同一时段近两千人的共同修习中,竟无缘一遇中国同胞。来自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的习者多不胜数,而欧美与亚洲习者的比例约为1:100。感受国人应该多到外面世界走走、开阔内在眼界。同时,亦慨叹中国的资深阿汤瑜人们,应该更真诚的串联于一线,肩负起Ashtanga 瑜伽文化在中国境内良性推广的运行职责。


人生的意外无处不在,瑜人的练习亦如此例。意外会带来伤痛,亦可携随收获,翁赛失马,焉知非福?在瑜伽修行的旅途中,我们不能去否认瑜伽伤痛的存在,就如同生命中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道理。面对伤痛应该学会如何去抑制它的产生与恶化,并及时给予身心灵的适当理疗。自Ashtanga Yoga体系引领我的瑜伽生命那一刻起,身、心、灵的游走,始于潜默修习的独旅中。生活中需要消耗脑能量的地方着实太多,遇上奉行“静默的自我练习”的Ashtanga Yoga,从此演变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左膀右翼,串联着自我的身心架接桥梁,最终转化为我神经潜内在系统的休整憩息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