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个分数
分母越大
那渺小的分子越可贵
多么不幸呵!
我成了那倒霉的分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