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也是活该。任何语文如果要强制别人使用,最终的命运,就是连本民族的语文都没有了。

印尼是一个例子。建国时,时间不多,无法达致协议,就用马来文为印尼的国语。马来人的人口,还不到2%。爪哇人就近50%。

六十年过去了,在印尼文里头,马来文还存有百分几呢?

不要去强制人家学习你的语文,后果是自己的语文的命运也丧失了。

印尼其实应该使用世界语Esperanto 为共同语。

新加坡人的英语好吗?请看看:

不只中国大陆有中式英文,新加坡融合福建话、广东话和马来话的新式英文更闻名遐迩,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昨天在Facebook发文讨论这个现象。

李先生,你错了,语文本身不一定要转变,是因为该民族语文不够词汇,才要纳入外文。很多语文学家都是这样说,别被这些笨蛋误导了。梵文的死亡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因为词汇量不足。

cn.nanyangpost.com/2014/05/5_6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