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文独中的董事与独中的管理层在那一条线上,你自己决定。如果,你曾经是华文独中的后段生,你有更大的发言权。

问题是,后段生在初三就被扫除出校门,能上网看博文并思考的也为数不多了。不是瞧轻他们,是他们之中还有多少人对自己的信心还是很高的?

为什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要推荐世界语,1954年的大会档案在这里。

这几年来的世界语 Esperanto 的推动工作,让我看见了更多华文独中存在的问题。

有董事认为,小学的英文不好,六年的磨练,英文是可以好的。请问董事老爷,打破的瓶子要修补容易吗?如果英文是那么容易学习的,董事老爷们的英文就能上白金汉宫了。如果六年能把不及格教导考取A级,请董事老爷快点去开办补习班,相信全球的人都会到哪里去补习,先声明,是后段生,小六没有一科及格的哦。

英文是全欧洲语系最难学习的语文,这个报道你同不同意,就看看这个 A 字母,father 和baby 的发音一样吗?为什么不是见到一个字母,一个发音呢?

我们是居住在马来西亚,也是马来西亚的公民,马来文是我们的生活中的一部分,下到割草工人,上到国会,都是在用马来文,但是,华文独中对马来文的排课,出现比英文的还少。这样的排课似乎是对的,学习马来文只需要900个小时,但是,学习英文需要3200个小时。如果数学还不错,就能看看,学习英文需要花费学习马来文的几倍了?

学习世界语 Esperanto 就只需要200个小时,又是马来文的几倍呢?

那么,作为后段生,他们能更容易掌握那种语文呢?

让我来排一下课程:

初一每周上两堂四十分钟的世界语课,一年三十周左右的上课时间,共40个小时。

初二也是一样,初三也是一样,那么,三年来已经上了120个小时。

KER欧盟的世界语文凭考试,不开放A1和A2级别的考试,只从中级的B1开始到高级C2.同时,考生的年龄必须超过14岁。这不就刚好符合了独中的后段生的学习阶段吗?

高一同样的又是两堂世界语课,他们就可以考取B1文凭,KER欧盟世界语文凭在欧洲和南美洲都受大学承认,只有马来西亚不尊重欧盟这个组织,人家也不承认你的SPM 英文。

高二考取B2然后,高三考取C1还是C2。进入大学所需的是B2,参加世界语师范的入学资格也是B2.

现在一周7堂的英文课,转换为一周两堂世界语课,还有5堂课,这些节数就能放在其他科目,包括汉语。从初一就在历史,地理上每周加一堂课,一年多了三十堂课。初一和初二两年,就能教完三年的课程,初三那年拿来做初中的统考复习,你说这些后段生不能取得辉煌的成绩吗?我们不要期待每个科目都是A,只要有一个科目是A,就是他生命中的一种鼓舞。

马来西亚华文独中是在进行全人教育吗?

其实,在初中可以进行‘创意思考’的一堂课,半年考,作为副修科目。到了高中,就可以开始上‘初级社会学’。我们的独中课程的灵活性并没有被使用,一味的追求考试成绩。当然,更不必妄想独中会进行对毕业生的回访,理解他们在学习上,工作上和生活上所面对的问题,然后,再进行教程修改。这一方面,中小型较占优势,但是,中小型的独中,却一味的在追求大型独中的模式,并不是要开创出一条适合本地和学校的特色,让学生毕业后,能发挥更大的才能。中学是强制教育的最后阶段,大学已经不是让学生去摸索的阶段。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高中统考的英文科目,全球的大学都不承认。这一点要认清,如果你到中国四川省,世界语文凭还受承认呢。

懂英文的就去英语系国家,不懂英语,但是,懂得世界语Esperanto 的就到全球超过125个国家去经商,建立友谊财富。别相信维基百科的英语系国家的资料,请看清楚是二语,一语还是母语,看看美国的英语是国语吗?

给了这样的教学方案,如果独中的校长和董事会还是不能看见世界语带来的好处,开始培训世界语老师。那么,你们就应该知道他们是在天才还是白痴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