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讨论世界语 Espernto. 就聊到了最近印度的法庭又驳回了印度同性恋合法化的问题。

‘中国的同性恋群体也不少啊!’

知道同志版图的人都知道,每一个国家都有同性恋群体。这不是传染病,是先天性的。同时,也是联合国的人权关注的群体。

‘当然,世界语前会长也是同志。’

‘为什么中国的世界语人没有到同志圈去推广世界语啊?’朋友是很热心推广世界语的人,他到哪里都随身带着世界语的资料,然后,分发给在场的人。

‘中国的世界语人还是要和思想斗争,要去认清同性恋的人群也是纳税人,也是一个国民。’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讨论。可是,我不是很乐观的看待中国的世界语人能放下旧包袱,改变观念,为一个美好的地球的笑脸做出一份力量。

‘其实啊,也不必加入游行的队伍。只要知道那些年轻人是同志,就告诉他们世界语彩虹旗。’

在中国大陆的男女同志有多少?

‘天啊!是超过百万的啊!’

‘只要五十万的中国同志能理解,世界语能带来更美好的明天,那么,东南亚就是说世界语的天下了。’

朋友们越说越兴奋,但是,要中国的世界语人抛弃旧思想,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很多方法啊,只要发一封电子邮件到同志团体去问候,并且告诉他们世界语彩虹旗。相信,这些年轻人会很乐意的接受和学习。’

‘人与人之间如果还存在着歧视和隔阂,那么,再过一百年,世界语还是一个兴趣科目。我们要先关爱不幸的群体,他们才能回报。’

中国的世界语同志加入国际世界语同志协会,还不必交会费呢!

这一点,让多少国家的世界语同志羡慕无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