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朋友都没看春晚的节目,以前我还有在网上看一两个小时的《春节晚会》,后来,卫星台也转播了,我也没有网络设备,就没看了。

朋友对徐老师的评论很是敬佩,我当然也是,徐老师一向来是我学习的榜样,能有国际和未来的想法,很容易就走在一块了。

何止董卿以为“英格里希”是国际语?!就连春晚编导及新闻传媒人员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外交官员和国家领导也是这么认为的。这是资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时期,霸权主义奴役殖民地国家和人民强制推行“英格里希”的结果,也是近年来我国掀起“全民学英语”的“胜利成果”。“英格里希”早已抢先植入人们的大脑,而令他们一时还难以改变。今年春晚,,虽然董卿的"英格里希"撞了墙,但又有几个国人从中吸取教训呢?
在国际交往中,语言障碍给人们带来的麻烦和不便,是世人皆知的,外交官员对此更有体会、最有发言权。但他们似乎对现行的国际世界语并没有兴趣,也不愿意公开支持只有极少人知晓的世界语。在外交活动中,国家和政府给官员们配有不同语种的翻译人员,他们享有这项“公款消费”, 谁还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学习、还有争议的世界语呢?我们想像,假如董卿学了世界语,并用世界语与法国苏菲索玛问候,而苏菲索玛却不知道世界语,现场不也同样很尴尬吗?如果春晚编导了解并支持世界语,有意安排两位异国世界语者相互问候与对话,那现场情景也就不一样了。因此,解决国际世界语的问题还任重道远呢,这应由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达成共识、作出决定、采取行动,而不是靠哪一个国家能做得到的,也不是由哪一个国家说了算的。
因此,世界语者要想宣传和推广世界语,使世界语在全球有较快的发展,就必须要争取把世界语列入各国正规的学校教育,它才能被社会所了解,才能被公众所接受,才有它应有的地位和价值。否则,世界语的前景将面临青黄不接,后继少人是不容乐观的事实。


春晚如果是想打国际牌,的确是很多国家都能收看得到的节目,当然,也是华人区而已,例如在泰国,看春晚是因为可以看见大牌和有水准的节目,所以,泰国人也看,但是,不是为了庆祝春节。

国际牌的确是央视和春晚节目总负责人应该考虑的,如果是国际,那么用英文能算是国际吗?英文是英国人的语文,就算是威尔斯人的母语也不是英语。所以,使用世界语 Esperanto 是最佳的选择了。很简单的说,如果我搞个国际节目,用中文和所有的参加者说话,你能感受到那种不妥的地方吗?

春晚邀请那么多不同国家的人,要不是英语母语系的人去说英语,倒也是为难人家,所以,这回董卿撞墙的事情,是不是春晚的负责人应该考虑,明年来个春晚大不同呢?

要在春晚找个会说世界语的主持人太容易了,中国国际台的世界语部不就有很多人可以选择了吗?再说,外国人的节目也不多,五六个节目,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但是,口碑却是在129个有世界语的国家唱响了!当然,我会看,也会广传短讯息告诉所有的朋友。还有,这个博客会滚动的刊登呢!

我很喜欢徐老师的‘配有翻译员’的说法。其实,我也在我的英文博文中说过了,为什么纳税人要给联合国配备翻译员,一个国家代表,操流利的双语很困难吗?

当然,如果要他们双语中的一语,是欧洲语系最难学的语文;英文,那么,我是可以理解的。一些语文已经不容易学习了,像汉语就是一个例子。但是,这双语里头,在大会的使用语是全球最容易学习的语文,世界语Esperanto,这个代表还会有问题吗?那几百亿元可以省下来做教育和医药的使用,全球的人不是会更好过吗?

所以,如果有一个国家的世界语人,如果可以想通这一个问题,进行请愿,在他自己的国家还是在国际上,我相信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当然,在宣传使用世界语的时候,不要停留在过去的阶段了,要把最新的研究,脑部的发展和减缓老年痴呆症的出现,还有经济的效应,200个小时对英文的3200个小时的经济成本,任何普通的人都可以算出来。

我当然很欣赏印尼的Jokowi 对记者说的话,要学习英文,可以在校外补习。

如果这句话,在中国大陆的首长的口中出来,那么,我们就可以幸福的过日子了。

董卿撞墙的故事来自中国绿网论坛:

春晚,当法国著名影星苏菲索玛出场后,董卿开始用简单的法语与苏菲索玛问候时,苏菲索玛也热情地用法语做了问候。当后来董卿一个劲儿的用英语对苏菲索玛讲话时,可以看到苏菲索玛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的表情。然后苏菲索玛突然用中文问道:“你是中国人吗?”董卿的回答顿时显现出一丝尴尬:“我不是法国人,我是中国人。”苏菲索玛接着还是用中文(尽管她还不是那么熟练运用中文)说到:“我是法国人。”此时,不知董卿是否明白了苏菲索玛的潜台词:既然你是中国人,我是法国人,那么你为什么要对我讲英语呢? 整个表演过程中,苏菲索玛几乎只用了法语和汉语。而且当刘欢出场后,两人合作用法语演唱时,苏菲索玛对刘欢表现出的热情友好和与董卿对话时的表现截然不同。真希望那些自以为英格里希是国际语言、是人人都必须会讲的语言的人能好好看看这个片段,搞清楚什么是国际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