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朋友后,我给他发了这条短讯息。因为,他是和他的父母亲一起来我家做客兼送礼。农历新年到来了,他们就要忙的团团转了!

不在他的父母亲的面前说世界语国度的不是,是想让他的父母亲继续的给孙子上课。

巴西的请愿签名网站开始运作了好几个月,才获得一千多个签名。这还包括了其他国家的世界语人的签名。请愿是用葡萄牙语写的,不懂的葡萄牙语的人,更本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那些反公害的请愿,在一天之内,就能在全球收到百万个签名。反观世界语的签名,一年快到了,也收不到一万个签名。

问题在哪里呢?

签名请愿是有原因的,世界语的请愿签名就是语文的平等,对一个普通市民来说,什么是语文平等?还有很多都不知道什么是联合国。

说了很多回,世界语 Esperanto 可以帮助孩子建设更好的脑部发展,减缓老年痴呆症的出现。

谁家的父母亲不爱自己的子女?更何况学习世界语的经济价格那么低廉,就会有更多人的支持。

什么时候,这些人会跳离那种书生样的战斗?

现在,东盟共同体 ASEAN Community 就在2015 通过,现在出现意见分歧,有人不支持使用英文,但是,新加坡支持,当然 ,菲律宾也支持啦。如果,这个共同体通过了英文是共同语,世界语你还有地方站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