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诉朋友,我将停止为《全球之声》世界语版做翻译和写新闻。

‘有个编辑说我的世界语还不到火候,他要花好多的时间来改一篇不到一百个字的短文章。所以,《全球之声》世界语版,可能就寿终就寝了。’

‘你不心痛吗?’

‘当然是不高兴,也不会心痛。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新闻写作不是要简单易读的吗?’

‘那个编辑是文学爱好者,不懂得新闻。’

整个亚洲区就只有两个人参与工作。中国大陆的世界语人也帮不了忙,这个网站是在大陆被禁止的。所以,更本就是爱莫能助。

朋友的话,很受感染:

‘南韩,日本不是每一年都在搞什么大会的吗?我看见你的 Esperanto en Azio 的汇讯,就很高傲的这样报道吗?那么,那些学过世界语的几千人,都跑去哪里了?’

这就是世界语国度的通病,老是喜欢自已娱乐一番。

‘在网络的年代,他们还不醒觉啊?’ 我能怎么回答朋友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