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自己觉得很无奈。

世界语国际大会 Universala Esperanto -Kongreso 就要进入一百届了。大家都很高兴,我却是有点哀伤。

每一届的世界语国际大会,都要国家的重要领导人来开幕。之前的我的体会没有那么深,但是,自从亲身经历了在越南举行的第九十七届的国际大会后,我就对大会的感觉是越来越淡。原因很简单:

1。能请到国家的首长,像在越南的开幕由副总理来开幕。在今年冰岛的九十八届的大会,是总理亲自来开幕,他在开幕的时候,还用世界语来问候,成为佳话。

但是,你想一想,就以这两个国家来说,能请到国家的首长来开幕,那么,该国的世界语协会,怎么没有进一步的和教育部联系呢?讨论把世界语列为小学的科目,而是,在开幕后,大家玩了十天八天,就忘掉了。准备着参加下一届的大会。

2。 各有关的世界语协会是否真的在争取世界语成为学校的科目。非常讨厌的事,每当我问起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就给我看多少间大学在上世界语课。我想问一问,这些大学上了世界语课程后,学生是否在社会上发挥世界语的功能,还是在拿学分?只有世界语人的心理有数。

所以,我也不再参加任何的世界语大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