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问我,是否感觉有点累。

我回复,还要问吗?

自己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去推广世界语,得到的是早餐要人家慷慨的‘捐助’。日子本来就是一贫如洗,现在,加上了几年没工作,更是经济拮据的很。很多时候,都是有一餐,没一餐的。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俺真的不知道。

不过,还是和朋友一起祝贺:

1.中国世界语第十届大会顺利成功举行。

2. 日本的世界语地一百届大会顺利举行

这两个国家的网络设备都很好。如果当天开幕的时候,能通过网上直播,那么,真的是全球的世界语人共同开心的事,这样,也可以让不能参与的世界语人,有点‘幸福’的感觉。

朋友只是笑而不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