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问我,如何对这些事件的评论?

《李威伦说,十多年前,自己曾就北京市撤销世界语作为职称外语的事情咨询北京市人事局。但对方的解释是:“一是世界语没有文化根基;二是中国会世界语的人少;三是世界语那么容易学,对于考其他语言的人不公平。”》

《教育部曾发过两次通告明确将世界语列为第二外语课目。世界语也曾在全国12个省份被认可用作职称外语,但如今只有四川省还保留相关规定。》


如果中国大陆的世界语人,能跳出旧框子,这样,很快的就能让世界语 Esperanto 在民间流行了!就是双语的功能。虽然,大陆的医学界没有进一步的跟进,所以,没有太多人的去注意这一点。我已经强调了不少过百次。我在推广世界语的时候,也是用这样的理由,年轻的父母亲都能接受。

但是,这又是有点困难的事情,我当过研究员,知道研究员要面对的是上司的签名。如果上司被收买了,那么,就是最好的研究结果也是泡汤的。

不过,如果的私人的研究,这样就能避免压力。其实,从国际的心里协会的报告,已经很足够的说法国人了。这些研究不涉及世界语团体的赞助,这不是更中立吗?

想看报告,请点击这里,可以和澳大利亚的世界语人 Penny VOS 联系。她应该可以翻译成世界语。

至于世界语容易学习,对考其他语文的人不公平这样的回复,我倒是第一次看见。联合国教科文不是就全球都用世界语吗?

当然,考职称这样的事情,我们马来西亚人是不能理解的,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考试。

我只能觉得北京的领导真的有必要去研究和看多几本书。一个喜爱语文的人,是永远都喜爱语文,难不倒他。就像一个喜欢唱歌的人,到病床上,心里还是哼着歌儿的。那么,停止世界语考试,不是对世界语人不公平吗?不是藐视联合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