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发来这个报道,气愤的说,如果捐十箱子的世界语的书本给这些工人子弟学校,就能做的更好了!

他说,新加坡的Singlish 好到哪里去?不是去污染学生的学习吗?

他遗憾的说,为什么中国的世界语人都那么的安静,到这些学校去当义务世界语 Esperanto 老师,不是可以解救更多的贫穷人民吗?

我没有什么话说,这是中国的世界语人的事情,不由你我来说话。中国的世界语圈子也在内讧,还能做什么呢?

别为他们烦恼啦,还是搞好自己份内的事情,能做多少就多少吧!

也别因为中国的世界语电台每天一小时的全球广播,就能说服人家相信世界语的好处。我在loyarburok.com 写了20多篇关于世界语的文章,也没能影响到多少人在学习,只是影响到一个马来人把 lernu.net 翻译成马来文。

我这已经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