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有按奈不住心里的忧伤,还是,说说吧!

UEA-KER 的第二届全球笔试今天是东半球的时间,去年的此时,我还没有回到家,因为,去了几百里外的考场,参加考试。

今年的UEA-KER的考试,也开始尝试了口试。

今年的马来西亚没有考生,也就没有考场。这也是匈牙利的行政部的问题。

让我说说吧!

我多次的建议让14岁以下,十二岁到十三岁的少年参加考试都不得要领。我也建议开放初级的A2试卷给我们,这样也能激励少年人学习,但是,还是没有回音。

可能,这样的考试对别的国家没有用处,但是,对马来西亚,一个以文凭为主的国家,是有好处的,同时,也能促进世界语的学习。因为文凭是由欧盟发出的,是欧洲的认可。

考试费只有十七欧元,马来西亚的中下层还能负担的起,参加英文的雅思还是托福,还是几百欧元,那更贵啊!

我也不太爱理会世界语的活动了,明年有没有考生,我也不理会了!

昨天去了四百公里外的地方会见老同事,推荐学习世界语 Esperanto 也是最后的一次向外的活动了!

累。

爱不爱学习世界语,已经不是我在乎的事情,现在,世界语进入了印尼的外交学院,同时,世界语也是最佳的商业用语,看看,马来西亚人还能耐的住多久,当欧盟已通过把世界语纳入为欧盟的一个要语,看你还能不学习吗?

年复一年的请愿,看看这个因特网的年代,世界语如何大步的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