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好啊!

朋友本来就是做小买卖,经济不好,想换个方式生存。他问我有啥新鲜的东西可做?我想了想,他说做成衣买卖的,就在布料的花纹上动脑经呗。

他很不能相信世界语能做什么花样。我告诉他,只要动脑筋,什么东可以变。

我上网给他搜了Esperanto gift。他看傻眼了。

‘新鲜吧?本地还没有的花纹设计呢!’

就是一个字Esperanto 就是可以设计出很多花纹了,但是,别用汉语哦,因为,懂得汉语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语文,不会受到欢迎的。

布料上画上好多的小星星,红黄蓝绿的,每颗星星的中间放个E 字,小孩子会很喜欢。如果超人拉开衣服,不是出现S,而是一颗绿星,中间有个E字,赶潮流的人,会喜欢。

在马来西亚的难处是,到处都是绿色的清真教的旗子,还有一个党还用了绿星呢。所以,所有的绿星都要加个E字母,才能从这些清真教分开来。

虽然,I speak English 这样的字眼我也看过,就是价值不同,别人看见English 就羡慕了。但是,在马来西亚,Esperanto 这个字眼还很新鲜,还没有太多人懂。

你没看过南美洲世界语的产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