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给我看很多的报导,关于中国的殖民行为。我说,这是西方媒体的惯例,只有官家可以点灯的心态。吃过欧洲殖民苦头的地方的人民,少部分还是有经验的。虽然,人走了,但是,语文还是没有走掉。

‘非洲兄弟把中国抬进了联合国’的话,我是在《中国之声》的节目中听见的。对于中国如何重新进入联合国,是有听一二,但是,那时候,我不是很兴趣。现在,依然是,就是多了一点点的遗憾。

中国的崛起,让在海外出生长大的华人,有点抬头的机会。我之前也写过了那种‘中国猪’的心酸。但是,这个国家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里,只要一点的热情,就会被涂黑。可是,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没有这么想,或许,他们看不懂英文的报道。

如果中国的崛起,带来的是非洲人民的殖民语言的解放,相信没有太多人会说话。中国可以说,我只是例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建议而已,可惜,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没有这样想,就是大力的推送汉语。

有世界语人说过,努力的搞好世界语经济贸易,就能让更多的人学习世界语Esperanto. 可能吗?

不是每一个人都在经商,也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要和中国做生意。就像这个美国人说的一样。经济重要,但是,也是几个高层人员要面对外宾,可不是厂里车间的工人。

我们要现实面对的是,就算世界语生意火红了,也是那几个人在用而已,我公司里头也不必要全部学习世界语,更不需要全民学世界语。要有更多的领域使用世界语,这样,才能有令人觉得,学了世界语,我可以去 A, bo, co 这些地方。

如果中国的世界语团体,能开启更广泛的世界语活动,例如,让中医药大学里都上世界语课,和INA联系,进行交流。同样的,也开启世界语农业,我在网上也找了一些资料,中国的世界语农业曾经是一时的活动,但是,农业学院和大学都没有把世界语列为一个科目。

泰国的东北部是农业大省,农业大学也很出名。作为一个邻近国家,泰国和中国的农业的发展,可以更紧密的联系。要泰国人学习英文,也就是助长更多的贪污,更本解放不了泰国人的困境。

经济上下不会超过五十年,八十年代的日本的例子,就很容易的看见,特别在这个电子时代。如果中国政府去经商,我不要强制感觉的要你学习汉语,但是,我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一起。这样还能赢得更多的掌声。

特别是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世界语所带来孩子脑部的健康的研究。中国的在非洲还是哪里的投资设厂,也给工人成立一个世界语班级,让当地人受惠,这样的尊重或许会更长远。

如果靠枪械殖民的英语,在五十年后消失,换成另一个语文。同样的,汉语如果想成为国际语文,也要面对这样的变种,那么,日后的汉语还是汉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