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好像很热心,一有时间,就给我发讯息。当然啦,俺的名气也不坏,在网页上一搜,就可以看见洋洋洒洒的几万条讯息。

删除面子书后,已经留下很少了,要不,可能算万条的讯息在网上不停的滚动。

俺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干的人,大把的世界语事务要办。要等中国的世界语朋友的力量,也不见得可以有所为了。他们都是泥菩萨过江,还能做什么呢?

治学要严谨,不是你花多少时间,十年,八年,二十年,就能不面对指责。不要博取同情。如果不确实的字,就不要放在印刷版里头,待修订版,再补充也不迟。

印刷版的文稿,是用来进行学术研究时候的资料。

朋友说的也对,和这些没有国际治学的人谈论文章写作,是浪费精力的。朋友的孩子在大陆留学归来,也不能写作,就是网上抄写而来,气得他们呱呱叫。

这个神州国,还要花一些时日来理解国际学术条例,改天,我在谈谈有关“教授”的用法。

我不知道那个论坛还有几百条对我批评的文章,我也不去那个论坛了,除非他们进行改版,有注册的会员才能发言。一个人可以发表无数次不同署名的回复,一人饰演多个角色。好棒哦!

免费的论坛一大把,何必掏腰包资费。世界语佛教的论坛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现在,越来越多的论坛都备有世界语版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