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假期,朋友带着孩子们去游玩,顺道也来探望我,就这样的谈起了这样的话题。

其实,还是我的中国要停止上英文课的博文,朋友特别来和我聊世界语。当然,他认为中国是不会像印尼那样做,喊停就停。富豪的子女到哪里去?就算是习近平的女儿也不是到美国留学吗?难道中国的几千间大学,没有一间达标?

我问朋友怎么会这样说?他问我,你没看见网上很多英美国家的人留言吗?如果汉语要成为国际语文,取代英语,就要马上停学习英语。英美国家有把外文列入学校课程吗?也不都是选修课,学生自己选择。

“但是,说了又如何,前几年也不是有两会的代表这样说要取消英文吗?”

哑口无言,我是最近才注意两会的事件,也是因为中国世界语电台的网页放上了调查表格,我才认真的去注意两会的事项。

其实,朋友也没有说错。中国的孔子学院也是在消耗人民币,有多少人是认真的学习汉语的。印尼政府也不怕投资者的压力,再说,去投资的也不是英美国家而已,还有很多亚洲国家,抱括马来西亚。

根据美国外交学院的资料,学习印尼文才要900小时,总共使用36周的时间,还不需要一年呢!这又是么困难的事情,印尼语又是随音标而发音,不像汉语,只是笔画,没有音标,要死背活记。

这些事情,我也不能做主,还是留给中国的世界语人去争取。我还是争取世界语可以在马来西亚落户,连同印尼和其他的东南亚国家,让世界语成为东盟的主要共同语。

这回的第一届印尼世界语大会的开幕还请到了旅游部长来开幕,他们真的不赖哦。

朋友就问我,中国的全国世界语大会又如何,可有政治人物出席,新闻媒体的报道?我只能摇摇头,因为,我真的不知道。

送走朋友,心头不是滋味,虽然他同意世界语的优点,但是,就是不同意我放弃自己的工作,而全面进行世界语的科普工作。他在我的桌面上留下一百元马币,让我眼眶湿润。

或许,我也是等到中国像印尼那样,对全民学英语喊停后,再回到世界语的行列来。

我不知道董教总和林连玉基金会的那些老在期待汉语成为国际语的人,能像我开始醒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