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每回看见我,就喜欢用世界语Saluton 打招呼,也顺便说:我是用和平的语文哦!

我当然知道他是在提醒我,不要那么老套,躲在20世纪,而不是活在21世纪。

他也问我;为什么你们世界语人,都是那么‘过去式’的?

" 和平语文,南北朝鲜还在争论,他们不是说同一语文,同一族群吗?中国大陆和台湾,也不是一样都在说汉语吗?"

我回答:我在初期使用,现在,不是用这个就框子的资料了!

自从我知道双语的重要性后,加上澳大利亚世界语友人 Penny VOS 的文章后,我都摒弃了‘和平语文’的推广术语。

还有很多人愿意受社会最上层的10%的富豪来决定自己的孩子的前途。更有人说,是自愿性的,这就是说这些人是支持那10%的群体。

一个良好的政府,是爱人民的,是不希望看见人民的痛苦。

我不会这样等待,我会用选票来告诉政府,我们人民更需要世界语 Esperanto, 而不是就要死亡的英语。

http://www.mondeto.com/1/post/2011/09/immediate-and-lasting-advantages-of-early-esperanto-1-brain-building.html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uknews/1582954/English-will-turn-into-Panglish-in-100-years.html

http://www.guardian.co.uk/books/2010/dec/04/last-lingua-franca-ostler-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