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政协的建议要废除中国大陆全民学英语之后的第一还是第二天,《中国之声》的节目,就有一个报道,也通过该台驻海外的记者,报道当地的外语的学习情形。

我听到的那次的报道,是访问南韩,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外语教育情况。

如果用中国人的习惯和用语,南韩和日本就是美国的政治傀儡,那份学习美语的疯狂,与中国相差不远。就算一个高中毕业生,在日本也能当外教,而日本人,学了十多年的英文,简单的英文也听不懂。

那么,澳大利亚呢?这个国家是在外说的好听,多文化的国家,但是,并不是多语文的国家。LOTE的外语课程里,备有60多种的语文,但是,真正能学好的,没有几人,就是那句话,还是英文重要。

因此,Nocole Else 和Penny VOS 很落力的推动世界语 Esperanto.

一周一堂课,能把外语学好吗?

好了,话说回来,为什么导播不访问巴西的外语情况,世界语已经在2009年就纳入了高中的选修课,国会表示,如果有必要,将把世界语列为必修课。这个新闻,就不知道中国的世界语报纸可有报道?

如果,《中国之声》的巴西记者能说世界语所受欢迎的程度,或许,中国的听众,就能听到世界语 Esperanto 这个词了。